渐行渐远的鄞奉公益医院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6年03月30日 09:41

  □蒋静波

  时光暗淡得如此迅速,恍惚间就是百年。

  可是,总有些藏在历史皱褶里的人和事令我们怀念,就像渐行渐远的鄞奉公益医院。

  穿过方桥北街,东江岸边,静静矗立着一幢5间2弄2厢房的两层楼建筑。建筑前堆着建筑垃圾和装修材料。工人们正在对这幢现已归属老K服装厂的楼房进行室内装修。

  这是一幢有着浓郁民国风格的考究洋房,东西向的砖石门楼上有着简约的石雕、砖雕。在淡红磨石子方柱和白色石膏天花板相接处,嵌着方形白花篮,天花板四周外侧雕有吉祥花纹,活泼又不失庄重。二楼走廊围着有精美图案的铁栏栅,扶手处是以淡红为主色的磨石子。一楼铁栏栅因日久毁损,改成了砖栏。每一楼层中间有一条宽约2米余的过道,过道北边有9个房间。陪我同往的张如林老师对这里很熟悉,他告诉我,过道南边原是门诊和医务室,过道北边是病房。锈红的木窗棂内,一扇扇彩色玻璃还保持当年的色彩,投射出梦幻般的光彩,试图让已然褪色的鄞奉公益医院重新披上斑斓的羽衣。

  20世纪上半叶,近代西方医学随着传教士的到来,开启了西医东渐的历程。西方医学从最初作为传教士援助民众的手段,到深深扎根于中国的土壤,成为国民生活的组成部分,归功于西医院的创立和普及。彼时,奉化与国内一些开化之地一样,开始与时代接轨,创办了西医院。继1916年张传信夫妇在惠政大桥西岸创办奉化第一家西医院爱生医院后,1918年农历五月二十,时任鄞县大嵩盐场场长的方桥乡(现属江口街道)后江村人江西溟在方桥创办了鄞奉公益医院。它是当时奉化县的第二家西医院,也是宁波近代颇著声望的慈善医院。

  鄞奉公益医院,顾名思义就是将医疗服务对象定位于鄞县、奉化县等周边民众的公益医院。院址所在地方桥位于鄞奉交界,地处水陆要冲,剡江、县江、东江三江在此汇流,下游抵宁波、上海、舟山,上游连接新昌、嵊县等周边地区,交通十分便利。创院之初,院址位于桥亭南侧原方桥乡公所内。乡公所建筑格局类似于小祠堂风格,前后两进,前进平房,中有天井,东西厢房;后进有厅堂,为两层楼。据当地人相传,医院只利用前进厢房。

  1919年正月,医院召开落成大会,会稽道尹黄涵之出席。他由衷赞扬医院规模宏敞,内容整肃,办理之善,称道江君西溟等精益求精,改良有道。同时,又为医院缺乏经费不能大加扩充而惋惜。江西溟恳请道尹代为筹款。道尹慷然应允。

  1921年6月16日,黄道尹邀请沪上商界和财政界风云人物、定海籍朱葆三等30余人在上海四马路一枝香开会筹款,捐得银币5100余元。

  1922年,江西溟等人又在甬、沪等地捐得善款3万余元,在江北岸建造了一幢5开间两层洋楼。

  1930年春,方桥乡下王渡村人国民党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宁波商会会长兼医院常务董事王文翰,向各方热心人士劝募巨金,在洋房之东又建造了一幢5间2弄2厢房的两层洋房,历时八月,耗费银两万五千两。新楼落成后,医疗条件大为改观,1931年,住院人数达8390人,超过往昔。人们按两座洋房建筑时间的先后,分别称之为老洋房、新洋房。

  鄞奉公益医院的创办实现了三个突破。

  一是把当时百姓颇为陌生的西医输入鄞奉两地。二是突破医疗县域格局,经费来源上体现了鄞、奉两地政府的合作,医院费用开支除募集资金外,不足部分由两地政府负担,可谓是一种创新。日常经费主要由董事募集,凡是热心公益的乡望素孚,均可公推为董事。

  1919年,医院的董事达240人之众,其中就有蒋介石、孙锵、王才运、江北溟、江南溟、江良通、庄崧甫等当时的奉籍名流。三是自办发电厂,1932年,医院投资2500银元购置12马力柴油机和德国产10千瓦发电机各1台,厂址在距医院200米之遥的江畔南侧龙王堂。初期,专供医院用电。

  1934年1月,电厂对外营业,供应商店照明用电。作为一家医院独资创办电厂,这种前瞻性和魄力当时不要说在宁波,即使在全国也为少见。张老师细细地向我勾画了当年鄞奉公益医院的场景。院房从西到东,分别为乡公所、旧洋房、新洋房。两座洋房的二楼之间用3间屋面长的天桥相连。天桥下有两口井,医院东西两边分别置有一口容积达五六立方米的天水柜。为方便患者出行,在老方桥北桥头乡公所门口,建了一道宽阔、平坦的石台阶。台阶南边,是一棵古银杏,每到秋季银杏果实累累,杏叶飘飞。拾阶而下,是一条连接各院楼的东西向宽畅的甬道。甬道之南的沿江公园四季草木茂盛,最令人不能忘怀的是簇簇芙蓉花,秋天里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花园之南,是水波荡漾的东江。乡公所门口的江畔是一个埠头,可泊船。医院南侧的八角亭是绝佳的观景处。碧波荡漾的东江上,西坞至宁波外濠河码头的客轮,上下午一个来回,在乡公所西北的轮船码头稍作停靠,又长鸣汽笛,劈波斩浪,昂然前行。平常时分,平静的江面上白帆点点、渔船如梭,许多来自绍兴的渔家夫妻,撑着乌篷船,捕鱼撒网,渔舟唱晚。

  新洋房东边有好几间辅房,如食堂、轿房、马房、仓库等,场地十分宽畅。那个时候,医生陆上出诊,或乘马车,或坐轿子。人民公社时,辅房被拆,建起了人民大会堂。如今,人民大会堂已化为平地。老洋房、天桥、八角亭也于2014年春被拆。

  医院成立之初,有医务人员10余人,配有当时宁波一带罕见的生物显微镜等医疗设施。院长兼医长王科功毕业于日本东北帝国大学医科,日本籍产科妇科主任山县女士毕业于日本仙台注射医院。据95岁的方桥人马绪坤老师回忆,在他10多岁时,当时的院长兼眼科主任宋静轩医师因医术高超,上海等地许多眼疾患者纷纷坐船到方桥来诊治。上世纪40年代初期,名声在外的宋医师在宁波灵桥菜场附近开了宋氏眼科医院。

  1940年,医院开始做截肢手术,标志着医术发展到了更新更高的阶段。

  1965年,时任方桥卫生所所长方照堂、王逸医生与张老师在清理医务室时,从乡公所前进东厢中清理出鄞奉公益医院的旧物,其中有10几只用福尔马林浸泡着畸形婴儿标本的大口瓶(他们对此进行了土葬)。可见,当年的鄞奉公益医院也对畸形儿进行医学研究。

  为使百姓得到实惠,1919年正月廿至三月末期间,医院每逢一四八日施种牛痘,第一期种痘230余人。当年7月份起,每逢四八日只取挂号费,免收药费。患者纷纷前往,门诊日挂号可达七八十人以上,住院人数也有所增多。此后,每年春季免费施种牛痘成为惯例。

  1921年始每日上午门诊免收药费。据统计,当年医院日均门诊为23人,住院为15人。

  医院和蒋介石还有一段史话。上世纪20年代初期,蒋介石带儿子蒋纬国从宁波坐船回乡,途中纬国生病,父子俩便在医院门口的河埠头下船。擅长内科的孙从钦(萧王庙青云村人)给蒋纬国诊病。从此,蒋介石对孙从钦牢记在心,后来在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时邀请孙到军校医院工作,提拔至院长。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医院也曾历尽沧桑。

  1941年春奉化沦陷,电厂被汪伪军侵占,改为汪伪军修械所;医院也被汪伪军占为团部,医院陷入瘫痪,设备损失严重,次年方恢复营业。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6月15日,奉化县卫生院从董事长王文翰手中接收鄞奉公益医院,老洋房成了方桥乡卫生所,新洋房成为方桥公社政府办公楼,乡公所进驻了邮电所、粮站。鄞奉公益医院从此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凝望着鄞奉公益医院的遗址,近百年的时光,像一片片枯黄的落叶,被岁月之风渐渐吹向季节的远方。即便如此,穿街而过的风仍会时时回旋于它的身旁,东江之波仍会连连亲吻它的身影。我伫立在东江畔,仍感受得到它曾经温暖过这片鄞奉大地的光和热,像一场绵长的引力波。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奉化新闻网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