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窦山宋元摩崖题刻群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6年08月03日 10:06

  □裘国松

  2013年11月3日,长期关注雪窦山历史文化遗存的溪口镇东岙小学校长王海维,与我结伴在上雪窦寺遗址附近的“十八跨”古道边,发现了一处宋元时期的摩崖题刻群。

  以后,又经我和甬奉两地的地方文化爱好者的数次考证,发现这处摩崖题刻群的三大人文价值:一是发现了元朝一代高僧中峰禅师的题刻,二是发现了雪窦佛教发源地晋代“瀑布院”疑似所在地,三是发现了一处宁波最早的摩崖题刻。

  话说雪窦禅寺的北面有座青龙山,又名上雪峰,其山麓小盆地即现今的溪口镇东姜坑村附近,有一处古老的禅寺,它始建于唐咸通八年(867),初名奉国院。北宋治平二年(1065)更名为奉慈禅院,并归属于雪窦寺,历史上素称“上雪窦”。到当代仅存残垣断壁,几近废墟,近年有外来名僧发意重修。

  沿着雪窦禅寺西侧盘旋而上,有一条五六里之长的“十八跨”登山古道,直抵上雪窦。

  它因东晋十八位高僧、高士跨溪相聚这一古老传说而名。

  连接上下雪窦寺的这条古道,两侧青峰环列、双溪交汇,溪畔巨石兀立。明代著名书画家金湜在《游上雪窦》一诗中“青山叠叠路盘盘”、“无数泉声听不厌”之句,就是对这一条古道的真实写照。它不仅是山头山民通往外界的通道,更是僧人、香客前往山顶的上雪窦禅寺礼佛必经之路。

  方干是唐朝诗人之中吟咏雪窦山诗篇最多的诗人之一。他有诗云:“绝顶空王宅,香风满薜萝。地高春色晚,天近日光多。流水飞寒玉,遥峰拥翠波。前山有丹凤,云外一声过。”写的就是十八跨古道上段的丹凤山(俗称“前门山”)景致。王海维老师说,唐代的“丹凤山”题刻巨石,遗存千年,直到生产大队兴造“大寨田”那光景才毁于一旦。

  丹凤山下有凤山桥,为一座石拱古桥,桥额字迹依稀可辨。十八跨古道上的景色,就以凤山桥下的水石相搏的瀑布景观为最佳。在这里,两条涧流形成两处形态不同的小瀑布。十多处宋元时期高僧大德所题的摩崖题刻,就集中分布于瀑流周边,为这条古道平添人文韵味。而这条涧流一路往山下流,形成雪窦西涧,最终与东涧汇聚,成为千丈岩瀑布的源水。

  凤山桥涧流自桥洞下喷薄而出后,被下侧巨石所阻,溪流分流而下形成阶梯瀑布。流水叮咚作响的巨石上,纵镌着“清音”二大字,相当应景,落款为“中峰题”三字。

  “中峰”应是中峰明本禅师(1263-1323),俗姓孙,号中峰,钱塘(杭州)人,西天目山住持。他佛法高深,还是赵孟頫夫妇的学佛师父,是公认的元代最杰出的高僧。当时佛教各大名山寺院都请中峰去担任住持,但都被他一一推辞。为了回避,他山上结庐自居,或云游四方。《雪窦寺志》收录有中峰明本的《雪窦送友》一诗,它佐证了中峰明本一度来奉化雪窦寺弘法。

  中峰明本书法不拘一格,其笔画如柳叶飞舞,字形大小错落,有所谓“柳叶书”之誉。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学家陈继儒的《书画史》评论中峰“书类柳叶,虽未入格,亦自是一家”。拿凤山桥下题刻的“清”字,与他别处遗存的“清”相比对,笔法完全相合。因此,这里的“清音”两字,无疑是中峰明本应雪窦僧人之邀所题。

  凤山桥瀑布的东侧有一个高高的石台。台上一块三四米高巨石上,刻有“宴坐岩”三大字,如今仍清晰可辨。宴坐一词源于佛经,就是指修行者静坐,雪窦山妙高台上也有一处宴坐石。坐在这石台上,溪音不绝于耳,山谷尽收眼底,山麓的雪窦寺建筑也隐约可见,恰是禅家打坐、觉悟自现的绝佳处。

  宴坐岩一旁刻的是落款“禅鉴大师”一首五言绝句。

  古代雪窦寺称“鉴”的禅师有两位。其一是足庵智鉴禅师(1104-1192)。曹洞宗第十二祖,晚年住雪窦山八年,继承他法脉的天童如净,被日本曹洞宗尊为始祖。足庵曾发心修筑雪窦寺前锦镜池。南宋与他同代的楼钥等文人,文章中也尊称他“鉴公”。其二是僧鉴禅师,南宋后期的雪窦山僧。生卒年、姓氏籍贯及生平履历均已失考。大约公元1231年前后在世。南宋理宗淳祐年间(1241-1252)曾任雪窦寺住持。鉴禅师是位诗僧,长于五言绝句。

  诗风清新明快,质朴自然。诗作结为《雪窦杂咏》,失传;黄宗羲的《四明山志》存其诗数首。

  他的《入山亭》《锦镜池》等五言绝句,仍为今人所熟知。

  对于雪窦南宋两位“鉴”禅师,因了修锦镜池的足庵智鉴是一位名僧,当代奉化地方文人在所编诗集、所写文章中,常误将南宋早期的足庵智鉴禅师与晚期的鉴禅师混为一人———足庵智鉴;错把诗僧鉴禅师的诗作,归于足庵智鉴名下。如此看来,十八跨古道边的“禅鉴大师”题刻,为五言绝句,应是南宋晚期的诗僧鉴禅师所为。

  宴坐岩的东面,两条溪流在谷底汇流后,冲刷成一大片坦荡的石台。石台之上横卧着一块巨石,巨石的北面,面向凤山桥瀑布方向,镌刻着“古雪窦”三字。宋元古人在此题刻“古雪窦”三个擘窠大字,是否是对他们心目中也该称古代的晋朝雪窦山佛教的怀望?这首先让我联想到“瀑布院”三字———“晋代有尼结庐山顶,名瀑布院”这一雪窦山佛教发源的史实记载。在山顶、有瀑布,还有民间代代相传的雪窦山东姜村附近,这三项方位、环境都吻合,莫非晋代比丘尼就结庐于凤山桥瀑布附近的山谷?转眼到了唐代,雪窦佛教初兴,会昌元年移建到山下大盆地的雪窦寺今址;20多年后的咸通八年,凤山桥瀑布上侧不远的小盆地上则新建了奉国院禅寺。我这一推测,得到了甬奉两地多位同好的认同。但我只能说是疑似所在地。

  1700多年前比丘尼结庐的建筑体量,应大不到哪里去,要发现它的故址可能性已经极小了。

  “古雪窦”摩崖题刻巨石的西侧,则刻着一首《游上雪窦》诗:“下雪窦游上雪窦,过云峰后望云峰。如趋仙府经三岛,似入天门彻九重。无日不飞丹洞鹤,有时忽起隐潭龙。只应奉召西归去,此境何由得再逢。”落款是“达观大师昙颖题”。这首诗在《四明山志》、《雪窦寺志》中都有载录。达观昙颖(989—1059),为临济宗第七世祖,杭州人,曾住持金山、灵隐等名寺。北宋至和年间(1054—1056)任雪窦寺第十一任住持。至和二年(1055),他主持始建雪窦山亭,即今天的入山亭。

  在宁波已经发现的摩崖题刻中,以慈溪栲栳山石谷亭北宋熙宁八年(1075)题刻为最早。如今,达观昙颖禅师《游上雪窦》这一处摩崖题刻的发现,把宁波最早摩崖题刻这一记录,改写到北宋至和年间,提早了约20年。

  古代摩崖题刻的多寡,是衡量一座名山人文历史底蕰深浅的标杆。十八跨古道上宋元摩崖题刻群的发现,诚为雪窦名山壮色。它的发现,将已经远去的一段段雪窦山历史,重新拉回到我们面前;往日每见于书籍上的那些高僧、名诗,一下子变得真实起来;即便有的题刻已经字迹漫失,却依然能让我们触摸到光阴流逝的印痕,还有历史遗存下来的温度与背影。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奉化新闻网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