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悠悠话金溪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6年11月23日 16:23

  □袁海福

  近几年,每每来到梦回魂牵的故乡——蒋家池头村,总要去看看金溪水坑,好像不去看一下,似乎没到过故乡一样,缺少点什么。年纪愈大,乡愁愈浓吧!

  金溪水坑源自碧波荡漾的里岙水库,途经里岙、半亭村,流至蒋家池头,过南向东折北而去,在村约长3余里多。水流整日淙淙不绝,清澈见底,游鱼碎石历历可见。她似一条玉带横贯东南;又似一条白龙,蜿蜒曲折,时隐时现,给村里乡民带来福祉。

  往昔,金溪水坑弯弯曲曲,或深或浅,有的甚至鹅卵石裸露,两岸杂草丛生,断壁残垣。她记录着岁月的痕迹,承载着过重的负荷。在我的记忆中,大人们为挣一家人温饱,整天忙于农事,脸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到头田间干活,苦不堪言。唯有金溪水洗去一身泥土,洗去一身疲劳,捧一抔清冽甜润的水喝,那惬意,那舒畅溢于言表,好像喝了琼浆玉露一般。父母的辛苦和无奈,小孩怎么能懂?所以,当时最有趣的还是孩子们,金溪就是他们的乐园,捉鱼捉虾,玩耍戏水,全然不顾烈日炎热,还用小竹竿缝衣针自制粗糙的鱼竿鱼钩钓鱼,面向红彤彤的夕阳,满载而归,那惊喜,那得意全都写在稚嫩的脸上。

  我当时就读于白杜公社燎原小学(文革时蒋家池头村改名燎原大队属白杜公社),除了简单的读书学习外,还有更多闲暇可以游玩。金溪水坑就是我的好去处。于是放学后,和同伴,有时甚至和老师一起掘蚯蚓,把它放在小罐里,拎上小木桶,扛上竹鱼竿,轻快地来到水坑深潭,掐蚯蚓一半,扎在针做的鱼钩上,试一下水潭深浅,准备就绪,抛下鱼线,就悠闲自在地钓鱼了。好像那个年代,鱼儿们也是饥不择食,一会儿功夫就钓上一小桶,最多的是鲫鱼,也有其他的鱼儿。看看老师,看看同伴,他们也不错,大家兴冲冲地来,乐滋滋地归。

  捕鱼又是另一番乐趣。在春夏时候,带上工具小土箕,来到浅水坑流水下游处,很多鱼儿逆水而上,一见有动静就慌乱地东窜西躲。这时在下游只要敏捷地把箕口对准鱼儿,自然就会有不少收获。看着土箕里活蹦乱跳的鱼儿,我也乐了。

  如今的金溪水坑,如沐春风,生机盎然,活力四射,是蒋家池头村一处靓丽的风景和名片。溪水日夜不停地流淌,一道道的小水坝筑就一潭潭绿水,如一颗颗翡翠,镶在村东南边。上游九曲廊桥,横跨溪流;八角亭子,翼然欲飞;水在桥下流,人在桥上走,好一幅美丽的图画。溪的两岸垒石如砌,绿树成阴,石栏石凳,供人憩息。“孝感动天”、“亲涤溺器”等等,那二十四石碑和慈孝文化园,雕塑形象鲜明,主题突出,古时大舜、曾参、黄庭坚等人从不同角度向今人娓娓道出了慈孝文化的内涵,给金溪平添了浓郁的文化氛围。

  我漫步在金溪水畔,眼看如画美景,耳听流水潺潺,感受孝慈文化,远离尘嚣,不急不躁,心静如水,心清如水,全然忘却自我,如临世外桃源。

  岁月悠悠,金溪水流逝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见证了世事沧桑,而那沉淀不变、永恒久远的是那份对蒋家池头村的深深眷恋。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奉化新闻网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