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为“武岭中学”题字始末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6年12月01日 08:19

 

  □董满永

  1985年12月28日下午至29日上午9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当时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温家宝、省委书记王芳、宁波市委书记葛洪升等领导的陪同下,来奉化县进行了视察。

  在胡耀邦总书记视察奉化不久,溪口中学校长陈守礼,以该校校长的名义给胡耀邦总书记写了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在中国的历史上,有许多知名的学校都是由领袖或一些名人题写校名的,我的母校南开大学就是由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题名。奉化溪口武岭中学是由蒋介石先生亲自创办的,也是一所非常知名的学校。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和重视下,奉化正在积极筹备,准备恢复武岭中学的原名。因此,恳请总书记在百忙中抽时间为武岭中学题个名,我和全校师生将万分感激。

  此信发出以后不久,溪口中学真的收到了胡耀邦总书记为“武岭中学”亲笔题写的校名。但是,此题字没有落款和日期。1986年4月上中旬,正当恢复武岭中学进入实质性阶段的时候,有关人士特别是当年的武岭学校毕业生提出意见来了。他们说该学校的原名叫武岭学校,而不是武岭中学,既然现在说是要恢复学校,那就应该尊重历史,恢复武岭学校,而不是武岭中学。

  对于这条意见,当时负责具体恢复筹备工作的班子领导,谁也不敢轻易作结论。因此,就提交到县委、县政府领导那里。县委、县政府领导听了这一情况汇报以后,也处于两难境地。经过多次商量,并在一次县委常委会议上进行了讨论,但都没有结果。最后,经全体常委讨论同意,由县委办公室牵头,组织几个人去中共中央办公厅汇报情况,并要求麻烦胡耀邦总书记再另题一个“武岭学校”的校名。

  4月底,赴京的4人小班子建立起来了,我当时任县委办公室办公会议成员,是4人之一,其余3人分别是县委办公室主任蒋瑞长、溪口中学校长陈守礼、县委统战部干部王舜祁。

  5月3日,在蒋瑞长主任的带领下,我们带上总书记的亲笔题字、有关材料出发了。我们首先来到了浙江省委办公厅,想请他们开一张去中央办公厅的介绍信。当时的省委办公厅主任解放初在奉化工作过,蒋瑞长主任与他很熟悉。但是,他没有同意,并劝我们不要去北京。

  那天晚上,我们在宾馆里进行了商量,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如果这样回奉化去,就没有完成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因此,第二天早晨,我们还是乘上了杭州去北京的列车。经过近30个小时的旅途颠簸,我们终于来到了北京,并在天安门广场旁边的外交部接待处住下。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建筑,它是晚清时期的“外交部”,清朝政府在那里曾经接待过各国来华首脑、使者,一些老北京都叫它“六国饭店”。

  第二天一早,我们冒着初夏的烈日去找中央办公厅,问了许许多多的北京人,不断地向他们打听中央办公厅的位置。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中央办公厅到底在哪里。

  晚饭以后,我们在饭店里又进行了商量。大家认为,要完成这一重要的使命,首先应该找到中央办公厅的大门,再想办法进去。在商量中,王舜祁说,他曾经接待过中央统战部的一些领导,是否先去那里打听。蒋主任说,他在北京也有一些老朋友,也许能帮上忙。最后大家统一:次日上午先去找中央统战部,请他们介绍我们去中央办公厅。

  大家又起了个早。经过几番打听,终于在府佑街找到了中央统战部,就在天安门广场附近,与六国饭店很近。中央统战部一位女的副局长接待了我们。听说我们是从奉化来的,她非常热情。但是,当我们向她说明这次上北京的目的,并想请她介绍我们去中央办公厅时,她却说:“非常抱歉,按照中央有关规定,我们统战部是不能介绍你们去中央办公厅的。我只能告诉你们中央办公厅的大体位置。”

  中央办公厅的其中一头大门实际上也是在府佑街,而且离中央统战部不远。按照该副局长的指点,我们向中央办公厅方向走去。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座高大古建筑的门楼前,它没有任何单位的牌子,也没有人站岗,只有两个身材高大却又非常精悍的年轻人在门前缓慢地来回走动。

  我们从大门外向内望去,里面绿树成阴,深不可测,只见高大门楼旁有两幢对称的小平房。我们猜测,这大概就是中央办公厅的大门了。于是上前向那两位年轻人打听。他们没有向我们作任何正面回答,而是一面严肃地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找中央办公厅有什么事等;一面示意我们尽快离开大门,去对面的林荫道上说话。从他们的动作来看,我们意识到,这肯定就是中央办公厅的大门了。因此,大家都很兴奋。

  我们随一位年轻人来到对面的林荫道上,一边把早已准备好的奉化县委的介绍信、总书记在奉化视察期间的照片和蒋瑞长主任在接待总书记时的照片让他们看,一边向他说明我们这次到北京找中央办公厅领导的目的。那位年轻人看了我们的介绍信、所有照片,并听了我们情况介绍以后,态度有所缓和,他问我们:“是哪一位首长约你们来的?”我们实事求是地回答说:“没有领导约我们,是我们县委领导派我们来找首长的。”那位年轻人听了以后一边坚决地说:“没有首长约的,那不行。你们也不能长时间地站在这里,要尽快离开。”一边又向大门前走去。

  这时候,我们心里都很急,难道到了中央办公厅大门前还进不去,那回去以后如何向县委领导交代?因此,我们又进行了商量。大家一致推荐给总书记写信的陈守礼老师再次前去做工作,我们仍然站在大门对面的林荫道上。

  几分钟之后,陈守礼老师过来对我们说:“我讲了许多好话,并将工作证、特级教师证都让他们看,现在他们已经同意我先进去,你们在外面再等一下。”在走前,陈守礼老师又补充说:“他们说,长期在这里站着很难看,叫你们站到50米以外去,有事他们会过来通知的。”按照他们的要求,我们站在很远的地方。大概又过去了十几分钟,有一位年轻人向我们招手,示意我们过去。我们回到了大门边。他一边对我们说:“已经向首长汇报过了,同意你们进去,等下会有人来接你们。请你们先在会客室休息一下。”一边将我们领进大门内小平房里的会客室。陈守礼老师已经坐在那里了。

  我们在会客室里大概坐了十几分钟,里面出来的一位年轻人将我们领了进去。我们穿过几条林荫小道,来到了一幢老式二层楼房。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中央办公厅秘书局的一位副局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亲自为我们沏了茶。该副局长在认真听取了我们的汇报后说:“根据你们介绍的情况,原来的武岭学校还包括幼稚园、小学部、农业职业学校,还有公园、图书馆、医院、电厂、罐头食品厂、农事试验场、林场、农民借贷所等等,你们现在要恢复的是武岭学校的主体部分武岭中学部。因此,我认为首长给你们的题字也是对的。但是,是否要重新改写?这还得请示首长本人。”

  我们觉得,他的分析非常有道理。接着他又说:“最近首长挺忙,我们会找机会尽快向他汇报的。你们可以先住下来,等下我给你们留一个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你们也告诉我宾馆的电话号码,有事我们可以相互联系。”

  我们回到六国饭店,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在地下室里简单地吃了中饭,就去饭店的总台给周长华书记挂长途电话,准备向他汇报这几天来的一些情况。但是,电话就是打不通,值班人员叫我们在房间里等候。第二天凌晨,我们才打通周书记的电话,他听了汇报以后,希望我们能请总书记重新题个字,至少请中央办公厅能给我们一个答复。

  在北京期间,我们还趁机先后去拜访了奉化籍老乡、当时任中央农村工作部机关党委书记的汪文华和中国海外俱乐部主任毛国华两位领导。汪文华书记是棠云人,毛国华主任是岩头石门人,他们都是武岭学校的毕业生,我们向他们介绍了武岭学校恢复工作的有关情况。

  5月10日上午,我们买好了12日回程的飞机票。准备要回奉化了,我们就向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打电话问询情况。他们回答说:“因最近首长工作很忙,还没有向他汇报上。你们先回去也好,有什么情况会与你们及时联系的。”

  5月12日,我们先乘飞机到杭州,转道回到奉化。回来以后,向周长华书记等县委领导全面汇报了在北京的工作情况。

  在我们回奉化十多天之后,中共奉化县委办公室收到了由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寄来的一个文件,它的主要内容是:“中共奉化县委办公室:胡总书记关于武岭中学的题字不变,此复。”

  1987年1月,胡耀邦同志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因此,在1988年5月正式恢复武岭中学时,最后没有挂成胡耀邦同志亲笔题写的校名,而是用了赵朴初先生题写的“武岭中学”。

  经历了19年以后的2005年春天,武岭中学在牌门路拆建改造时开了西大门,作为学校正门,利用这一机会,学校挂出了胡耀邦同志亲笔题写的“武岭中学”校名。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奉化新闻网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