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说“鸡”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1月11日 10:46

  □裘国松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谐音祈吉祥”手法,在民间世代流传。比如,蝠谐音“福”,扇谐音“善”,葫芦谐音“福禄”。那“鸡”呢,它直接谐的便是“吉”。按照老祖宗的干支纪年法,不久,华夏大地将在“金鸡报晓”中迎来丁酉年———鸡年。由此,我对父老乡亲、亲朋好友最想说一句话就是:鸡年大吉!

  鸡,充盈着太多太多传统的文化内涵和吉祥意韵———

  旧式记时,将傍晚五时至七时这段时间称酉时,此刻正逢众鸡归笼,于是地支第十位的“酉”,便跟鸡配应了。按远古人类驯养六种畜禽的次序排列,鸡最先驯养成为家禽,狗次之。所谓“鸡犬相闻”,便是人烟稠密、和睦安乐———传统家园景象的有声版本了。

  晋代玄学家郭璞在《玄中记》里说:“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鸡。日初出,照此木,天鸡即鸣,群鸡皆随之鸣。”如此之类的神话传说很多。缘此,中国民俗里都认为鸡有洞察光明、激活阳气的神秘特性。又有《太平御览》载“黄帝之时,以凤为鸡。”是故,鸡这种身世不凡的灵禽,被民间认定为神鸟凤凰的人间俗化之物,而凤凰之首,所状的就是鸡头。因了鸡有守时报晓、见食相呼、遇敌敢斗等五种品性,素被古人视为“五德之禽”。

  自古而今,鸡一直受文人墨客、能工巧匠所厚爱,便从生活走向艺术。方寸之间的邮票,素有“国家名片”之称,它的图案创作与票面设计,是一门独特的艺术。在这里,我最想说一说我所挚爱的两位艺术家,他们与鸡与邮票的故事。

  每年元旦刚过、春节将至的1月5日,富有过年情趣和文化意味的生肖邮票,总会在全国同步发行。今年1月5日发行的《丁酉年》生肖邮票,一套两枚,一枚图案是一只威风凛凛的雄鸡,它以昂首挺胸的雄姿走向新的一年;另一枚是一只温婉柔美的鸡妈妈护着两只可爱的小雏鸡。邮票图案为写实与装饰风格相结合的水墨画,明眼人一看便认得,此乃当代大画家韩美林手笔。

  说起生肖鸡票,我又想起当代著名画家张汀先生的一件轶事。当年,苏联赫鲁晓夫曾攻击“中国是只好斗的公鸡”,而张汀先生恰恰擅长画大公鸡。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到了文革时期,大公鸡画得太多的张汀可遭了殃,他被造反派诬为“与苏修头子里应外合”,而被打倒在地。粉碎“四人帮”后,张汀从一个地下室废物堆里意外发现了自己的一幅公鸡画,它“既像民间剪纸又像玻璃镶画”,实为精品之作。过了几年,有关部门为设计1981年《辛酉年》生肖邮票,登门向张汀先生索求鸡画。最后,画家出示的正是这幅失而复得且有些皱巴巴的画稿,让它款款走进了新中国的第一枚生肖鸡票。俱往矣,36个年头、3轮十二生肖过尽之后,今天当我重新欣赏这枚邮票时,蓦然看到张汀的这只羽毛灿丽、昂首翘尾的大公鸡,确乎有点“好斗”的神韵。

  “喔喔嗡———”多么熟悉而亲切的昂然啼鸣呀!然而,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久违了鸡鸣。我禁不住遥想起家园中的鸡们,还有乡亲们有关鸡们的老话旧俗。

  “有公鸡打鸣,鸡娘下蛋,一个家才像家哟!”当年,我的一位邻家阿婆,呵护着一群毛绒绒、淡黄色的雏鸡如是说。多少年了,这席话一直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如今回味,觉得它是农耕社会人们对家园的一种经典的诠释。“三斤半的老母鸡,不是一天喂大的”讲到成一件事的不易,乡亲们总是这么念叨。“女婿到屋,黄草鸡娘赶死气”,这句浙东乡谚,将丈母家的热情好客,夸张得活灵活现。也是在我们浙东一带,神灵、信德的鸡被乡亲们赋以人格化。每遇新娘出嫁,娘家的陪嫁之物少不了一只已经能生蛋的大母鸡,并尊称它为“太婆鸡”。它所隐含的愿望,竟是那么的朴素和美好:只愿新娘子在夫家早生贵子,代有传人。旧时在奉化,正月十三夜(有的地方是十四夜),在长辈们的授意下,一大帮孩子兴冲冲地去村口野外,抱回一块石头,然后一路呼唤着“高头雄鸡到阿拉屋落来!”,急匆匆地赶回家。这种习俗的寓意是新一年家中牲畜、家禽繁衍兴旺……是呀,瓜棚豆架,桑麻侧畔,鸡犬相闻,一幅多美的乡俗风情画,那是我们多少人曾经拥有过的家园啊!

  提到鸡有“守时报晓”的品性,这当儿突然打开我记忆之门的,却是《水浒传》里祝家庄的那只报晓鸡。

  记得年幼时,家里请箍桶师傅为大姐做嫁妆。那位老箍桶会讲《水浒传》,晚饭后爱在我家说上一段才回家。我印象最深的是《祝家店时迁偷鸡》。“问题是他们过老酒的,偏偏是一只报晓鸡呀,店内缺不了它。要知道宋朝那辰光,还没有钟啊表啊,所以这只报晓的公鸡就相当的宝贝。于是,店小二怒气冲冲不肯息,横竖要时迁他们死鸡变回活鸡,就是赔上十两银子也没用。”老箍桶这么说着他的书。一只公鸡也能被大人们写进书里面?第二天,我竟对自家的那只高头雄鸡刮目相看,敬重有加了。及长初读《水浒传》,才知老箍桶说书有点添油加醋,对祝家店报晓鸡讲得过于神乎其神了。但一只大公鸡成了一条导火索,引爆了梁山好汉三打祝家庄,倒是颇有意趣的情节。

  人道是文以附众,武以威敌。鸡年里,我祝愿国之栋梁们更有文才武略:文者,不妨重温一番唐代杰出的书法家颜真卿劝学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武者,能像东晋将领祖逖那样,“闻鸡起舞”,拔剑练武,报效国家。

  对于我们寻常百姓而言,当下正处在公历新年与农历新年的“过渡地带”,许多人的心里时常会冒出一个“年”字来。这样的时刻,我们总习惯于盘点一年来的种种心情,还有桩桩人事。猴年成了事,但愿能在鸡年像高头雄鸡一样高歌猛进,获取更多的进账。猴年没成事,也别太沮丧,不妨轻轻骂一声该死的猴子,你给我滚远点!然后呢,昂首学一声雄鸡啼叫,面向全新的鸡年,许下一个最美好的祈愿!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江佩红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