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蜻蜓立上头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1月11日 09:42

  □陈峰

  小时候的夏天是与暑假连在一起,暑假到了,夏天也到了。

  那时候,早晨从不睡懒觉,哥哥们更是。知了早早唤醒了太阳,东一声西一声地叫着。被惊醒后,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哥哥的床上空无一人,一跃而起,踮着脚尖走下楼梯,蹑手蹑脚,各处觅哥哥的踪影去了。

  每天,我的两个哥哥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取蛛蜘网。蛛蜘把网挂在楼窗上,树杈间,牛棚猪栏的空隙里,大的似锣,小的如盆。取蛛蜘网用的是一根长长的竹竿,竹竿顶端插着一个圆圆的篾圈。每看见一张蛛蜘网,大哥举着竹竿,把网一层一层卷在蔑圈里,然后用它去捕蜻蜓。

  哥俩平时也要吵闹,这时候,团结得很,不希望跟屁虫坏他们的好事,说我声音太吵会吓着蜻蜓的。其实是怕我去父母那里告状,我才不告状呢,哥哥老是不带我玩,不过是向母亲轻轻说了委屈罢了。话说回来,我也有杀手锏,大不了用压岁钱请吃棒冰,他们两个就屁颠屁颠了,巴不得跟去呢。

  蜘蛛网够了,出发去捕蜻蜓。大哥走在最前面,肩扛长长的蛛蜘网竿,像扛着旗帜,带着队伍,很是威风。刚上小学,尚不知“点水蜻蜓款款飞”,但哥哥已经能背“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更知道蜻蜓最多的地方就在水沟旁,几乎叫得出所有蜻蜓的名字。石灰蜻蜓、芝麻蜻蜓、早稻蜻蜓、大水蜻蜓,一叫就是一大串,每一个都非常动听。最动听的,还是小哥诱捕蜻蜓的那首歌:“蜻蜓停停,我勿打侬抲侬,我请侬好好地方烧饭去吃。”说来也奇,翩翩起舞的蜻蜓,经这么一哼,乖乖地停止了跳舞。或耷拉着双翼,泊在石头之上,或翘着尾巴,栖在草叶之梢,一羽羽,任凭网捕。大哥把捕到的蜻蜓,令我拿着,等到凯旋,再把它们一一粘附在蛛蜘网上,以示战绩辉煌。

  捕蜻蜓是件乐事.用蜻蜓喂蚂蚁也饶有趣味。哥哥叫蚂蚁为“大大皇蜂”。喂之前,叫来邻居小伙伴,团团坐在屋檐下的石阶沿上,伸直赤光光的脚,边数脚趾,边唱“的的扳扳,扳到南山,南山有雨,水牛背耙,耙碰石头,勾子一脚……”这“脚”字唱到谁的脚趾上,谁就有喂蚂蚁的权利,其余则只有观看的份。喂蚂蚁时,将蜻蜓放在蚂蚁旁,其余人就张大嘴巴唱那一首呼唤蚂蚁的童谣:“大大皇蜂大大来,砧板菜刀带带来,前门后门关好来……”蚂蚁召之即来,来之能战。你拉我推,将蜻蜓及一颗颗“施善之心”缓缓搬向老窝。每当蚂蚁翻过一座“山”,越过一道“岭”。小伙伴们面露喜悦,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心,有时还禁不住要欢呼。

  捕蜻蜓和喂蚂蚁,大多是在炎炎烈日下进行,那知了一声连一声没完没了,哥俩免不了吃热发痧。每遇发痧,母亲总是用几根伤皮不伤骨的竹梢丝,抽打哥哥的腿肚子。每抽一下,便严厉地问一句:“还淘气勿淘气?”哥哥一开始勿响,几下后,便咬着牙齿“喔哟喔哟”讨饶。抽够了,问够了,才叫他们光着背,趴在星空下的竹躺椅上,母亲从屋里舀来一碗水,拿来一只调羹,一下接一下,刮他们的脊椎两侧。每刮一下,嘴里轻念一句:“痧鬼走了!”直刮得脊梁两侧深红色,各分布着五个手指印。隔壁婆婆拉着孙子刚好看到这一幕,“阿弥陀佛,快成血手印了。”哥哥龇牙咧嘴地朝他们做着鬼脸,那孙子吓得哭了起来。

  不一会,父亲端出几片西瓜,我自觉地把最大的西瓜片递给哥哥,吃得瓜瓤发白。隐隐地,谁家的葡萄架下传来一首儿歌:“火萤头,夜夜来,堂前门口摆金台,金台破,好日过,摆几摆几做太婆……”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江佩红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