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岳林禅寺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1月18日 10:39

    □王林军

      岳林寺今处布袋故里长汀。据相关志书记载,寺初创于南北朝梁大同二年(536),在县东北五里溪西(今城区县江之西),初名“崇福院”,唐时由宰相李绅(772-846)书额,李绅亦著名诗人,其《悯农》诗两首,千古传诵,妇孺皆知。“崇福院”之规模、建筑、法系等虽已无史志可查,但能得到当朝宰相的题额,可见其时已声名远播。唐会昌(841-846)中,院毁。唐大中二年(848),闲旷禅师复建于溪东(今岳林文化广场),并改称岳林,开启了历史新的一页。北宋大中祥符八年(1015),真宗赐额“大中岳林禅寺”,千年来寺名沿袭至今,并影响深远,今奉化境内,大至街道,小至马路,多有以“岳林”命名者。

  使岳林寺名闻遐迩、大放异彩的最大“功臣”,当属布袋和尚。据光绪《奉化县志》载:“僖宗时,有僧游寓,常携布袋,人称欢喜和尚,大兴梵宇,共神异之。”布袋和尚,名契此,号长汀子,幼时自龙溪(县江)漂来,被长汀村人张重天收养,及大出家岳林,兴寺弘法,留下诸如“井中取木”等许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五代后梁贞明三年(917),坐寺东廊磐石示寂,说偈曰“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偈毕而逝,葬寺西南二里封山。后人渐以布袋和尚为弥勒化身,而岳林寺作为布袋弥勒出家、弘法、圆寂的化现之地,亦成四方公认之“弥勒根本道场”。据志书记载,寺内曾有布袋和尚手植娑罗一株,元代奉化县尹王宗信《娑罗树》诗曰:“移来西域此中栽,历尽风霜依石台。最羡灵区能独秀,枝枝叶叶净氛埃。”此树,清代犹在,清人周纶《岳林寺娑罗树记》云:“唐僖宗时,布袋和尚手种娑罗树于岳林寺之崇宁阁前。迄今发荣滋长,高三丈许,大一合抱,初夏开花,花尺余,色白如雪,香似拥老梅,沁人鼻观。八九月果熟,大能利益人,救人一切气症……”另,清末寺内犹藏古瓷净瓶、六环锡杖等据传是布袋和尚的遗物。入宋,岳林寺已规模宏大、气象庄严,至徽宗朝形成“岳林十景”,寺僧文岳有十景题咏且建“十景题阁”,宝庆(南宋理宗年号,1225-1227)《四明志》亦载寺有“常住田一千三百八十二亩,山九十一亩”,由此可见一斑。史上岳林寺亦屡毁屡建,虽历经沧桑,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每次毁后重建总能更胜往昔,考其曾存世的主要建筑有大雄宝殿、崇宁阁、天王殿、兜率宫(布袋和尚首创)、方丈楼、山门、禅堂、祖堂、伽蓝堂、应供堂、日新堂、香积橱、客堂、至善堂、涅槃堂、茶房、库房、钟楼、轮藏(布袋和尚首创)、塔院并塔、亭等,鼎盛时期曾有房屋999间。整座寺院形似巨龙:山门内两边一对高耸砖塔,为龙角;两个左右成对的圆形放生池,为龙眼;敞开的山门,为龙嘴;依次排列的天王殿、大雄宝殿、崇宁阁、兜率宫等殿阁,为龙身。

  除唐代开山第一祖闲旷禅师及唐末五代弥勒化身布袋和尚外,自宋及清,岳林寺多有高僧大德递相登座挥尘,代不乏人,他们或建造殿阁,使寺院规模丕振;或累兴法席,使道场宗风大畅。其中知名的,宋有被尊为“岳林开法之祖”的圆明禅师,第一个建阁塑造布袋和尚像作弥勒供奉的昙振禅师,编撰《五灯会元》的大川普济禅师等;元有语载《五灯续略》且有山居诗四十首行世的栯堂益禅师,铸造岳林寺大钟的水南景湘禅师等;明有创佛塔亭、重镌定应大师塔铭以崇旧观的复庵守初禅师,修崇宁阁、装严千佛的真宗元忞禅师等;清有重建天王殿、方丈楼、两廊、普同塔等重兴岳林的楷庵禅师,将圮后岳林又鼎建一新的文果禅师等。

  作为弥勒道场且高僧辈出的岳林寺,历代多受皇朝敕封赏赐。如大中祥符八年(1015),真宗皇帝赐寺额“大中岳林禅寺”;皇祐(1049-1054)中,仁宗皇帝召寺僧文岳禅师入禁中,累赐御制诗偈并御札;元符元年(1098),哲宗皇帝赐布袋和尚号“定应大师”;崇宁三年(1104),徽宗皇帝赐供奉布袋弥勒之阁名“崇宁阁”;光绪十七年(1891),光绪皇帝赐藏经七百二十函等。历史上,岳林寺亦为众多文人墨客所青睐,他们或不远万里慕名而来,或结交寺僧过从频频,留下了大量灿若星辰的诗文,如唐才子方干的《游岳林寺》:“投闲犹自喜,古策剡东寻。衹树随僧老,龙溪绕岸深。楼高春色晚,天近日光阴。共笑家声旧,何时解盍簪?”宋初著名诗人梅尧臣的《秋半寻岳林寺》:“杖履信天涯,寻幽遍落花。殿高秋气爽,林静夕阳斜。对茗情偏洽,谈玄兴转赊。远公相识好,三笑过金沙。”元“东南文章大家”奉化本邑文人戴表元的《奉访南公同登崇宁阁》:“众香坛画静,游屐思频来。心转谈经处,尘空说法台。葵花凭古碣,竹色上苍苔。杰阁同禅院,悬河有辩才。”明洪武探花、因“靖难之变”步“天下读书人种子”方孝孺之后慷慨赴难的本邑戴德彝的《岳林寺前作》:“望中不尽龙溪水,流入长江作大波。独有慈尊能砥柱,清光一道镇娑婆”,等等。并且,在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由邑人戴明琮辑成《明州岳林寺志》六卷一册。

  民国初,岳林寺依旧香火兴旺,有僧二百余名。抗战爆发,寺院多有毁损,1955年钟楼又为雷电击毁。

  1958年又火,灾后仅存南厢房一座。再经文革十年浩劫,岳林寺已荡然无存。其后旧址上建起奉化啤酒厂,再后便成了今天的岳林文化广场。在岳林寺毁败期间,千年古刹、弥勒道场的影响犹在,常有四方群众自发前往遗址上凭吊瞻拜,其中多有不远万里、不畏艰辛而来的日韩等东南亚国家的僧俗两众。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春回大地,万象更新,中华佛教界亦由此开启了崭新、美好的新篇章。

  1993年,因岳林寺的特殊地位,经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奉化人民政府筹划重建岳林寺,并于1994年举行岳林寺重建奠基法会,1995年礼请净仁法师主持复寺工作,1996年移址于布袋和尚家乡长汀村奉中山中岙塘的岳林寺全面开工动建,新寺依山傍江、坐北朝南,占地面积二百余亩,到今天经过二十余年的持续建设,寺院主体建筑大多完工,大致格局亦已基本形成。

  走进新建后的岳林寺,从南至北,主要建筑依次有山门、金刚殿、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楼(崇宁阁)及正在建设中、位于奉中山顶的兜率宫,其寺院布局基本传续历史原有格局;而左右成对的圆形放生池、“取木井”、“涅槃石”及整座寺院主供布袋弥勒等,亦继承了寺院原来之特色。当然继承中亦有创新,在寺院规划、建筑细节、佛像品质、文化内涵等方面与时俱进,更趋合理和完美,如崇宁阁不但由史上崇祯朝时最恢宏的两层七间扩大为现今的四层十一间,且在门窗等部位精雕细镂,更加精致,更见特色;如天王殿内的木雕布袋弥勒,由树龄二千多年的越南红木雕成,高3米,重3吨,可谓精品中的精品;如大雄宝殿内长6米、重11.5吨的玉石卧佛(释迦涅槃相),由来自缅甸、质地上乘的一块整玉刻成,亦是世所罕见;再如寺内殿额楹联均出自诸如赵朴初、程十发、沈鹏等当代大德和书法名家……新建后的岳林寺,不但殿阁相连、佛像庄严,且草木扶疏、环境清幽,尤其香樟等树,经二十余年的滋养生长,今已枝繁叶茂、浓荫如盖,仿佛在晨钟暮鼓、梵呗佛号中亦已接续了古刹千年来的浓厚底蕴,把寺院映衬得古意盎然,让人顿起清凉、清净之心,恍惚梦回从前。

  岳林寺恢复重建时,长汀村一带虽离城区不远,但还比较荒僻冷清,因为岳林寺的影响所在及这些年随着城市的发展和城区的扩建,不但长汀一带已与城区连成一片,渐成热闹繁华之地,并且随着县江整治,尤其是随着2013年开工动建、2015年10月完成一期工程并已投入使用、与岳林寺一山之隔的“仁湖公园”的建设,岳林寺周边面貌更已焕然一新,已成奉化城区山水秀丽、人文浓郁的殊胜之地。

  依县江,傍仁湖,前望金钟塔,后靠奉中山,千年古刹,弥勒道场,名寺岳林不但已于布袋故里长汀之地,再续法缘重获新生,并且继往开来更上层楼,无论规模、建筑、环境还是文化内涵,又大胜往昔矣!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江佩红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