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在刘伯温故乡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1月18日 10:35

  □王天苍

        早想到刘伯温的故乡一走。这次,如愿以偿。

  坐13个小时自驾车,抵达温州文成县城。街头已华灯高照,西边的高山峻岭紧拥着晚霞,如挂西天的一幅大油画。三三两两的人们在街头走动。因人少,不觉得拥挤。酒店门前牌子出奇大,生意却清淡,几个服务员各自捧着手机,打发着无聊。

  东道主等在宾馆门前,小跑过来,热情握手。然后,把我们带进一个大餐厅。我属陪同角色,自然只带耳朵,加上我一只耳朵已报废,听不懂当地普通话。女婿与其战友们说的话,坐在一旁的我基本没听懂,看着他们脸上表情,陪着笑而已。

  主客入席。东道主当即宣布,每人喝一斤瓶装人参酒,不够再添,喝不了找人代。我摇手,说滴酒不进。主人失去见面时的亲热,喝酒上有点霸气。他对我再三劝酒,喝得我身上渐渐发热,声音开始走调,额头浸出汗珠。弄得我不像入席时那样彬彬有礼了。

  酒过三巡,主客都说“刘伯温”白酒浓烈高猛,醇香甘味。另一位陪同者介绍,这酒是我们文成金名片,自然可口。我说,刘伯温是青田人吧,怎么成文成人呢?一阵哄笑后,坐在我身旁的年轻男子小雷礼貌地问我,“文成”之名出自何处,听说吗?我答不上来。他说,刘基,字伯温,号文成公,生于南田。立德、立功、立言三者不朽之伟人。因他“文成公”谥号,才有文成县名。他说得有板有眼,倒叫我无地自容。他补充说,不错,刘基原家乡属青田,后来区域划分,南田归予文成,经他这么一说,才使我下了台阶。翌日,小雷带我们参观文成景区,他跟宣传画上的雷锋极像,说话缓慢,口齿清晰。

  他说要带我们先观赏闻名江南的风景名胜区飞云湖,再参观南田。

  汽车开两个小时盘山公路,钻进一个单车道的壑谷。崇山峻岭扑面而来。车在简陋车场上停下,我们站在悬崖下,有胸闷感觉,担心石壁塌方。小雷笑着说,放心好了,不会塌下。他带头走在潺潺湍流的溪流边上,沿山道攀登。道路缠绵曲折,湍流拍岸,震耳欲聋。约走十多里崎岖小道,前面有百米高的巨石挡住去路,流水从岩上飞过,悬挂成瀑,巨石出现一个形如孙悟空居住的花果山“水帘洞”。洞口烟雾弥漫,水流飞溅,声如闷雷,令人生畏。

  站在洞口,水从头顶上空冲出。这时,阳光照映,千条彩虹从半空挂落,煞是好看。然而,水雾浸湿衣衫,浑身潮湿。洞深几十米,十来米宽,寒气逼人,毛骨悚然。进洞沿途,极其险峻。据说,有游人漂飞落崖,粉身碎骨。小雷还介绍,当年刘伯温就在石洞里拜师求学,一住数年,熟读《孙子兵法》,精通用兵之道。通过实地观望,才知刘伯温的神机妙算,来之于非常人之历练。

  过巨瀑,遇栈道。突然,清静的山谷里出现大批游客,从栈道上下来。栈道门口挂块木牌,上书:“只下不上。”三个保安站在牌旁,手握警棍,指令我们返回原路,从山后乘车而上。这样,我们走了几个小时的汗水等于白流。小雷见我们既累又饿。笑道,各人张口呼吸,这里没有雾霾,保证你们吃饱空气!我问一位手拿拐杖,从栈道下来的游客,到山顶还有多远?他回答,早哪,再攀2小时未必看到飞云湖。面对他们累得满头大汗的样子,攀栈道,登山峰更艰难。

  经小雷央求,保安允许我们上栈道。有几位体弱者未踏悬梯,双脚打抖,不敢迈步。我还带着小外孙,才5岁,他非要我们背着,幸亏碰到有位满脸黧黑的男子,愿意出力,劳务费不少于80元。在山风习习,残叶与砂石打滚的云梯上,多待一分钟,多一份风险。人在难处,顾不得钱财了,女婿对他说,背吧,给你100元。

  到达飞云湖。湖面山色果然美不胜收。小雷说,当年刘伯温绕飞云湖,挑米背粮,每回从栈道上下。他还说,南田至栈道足有五十里路程。他不辞劳苦,跋涉山涧。练就日行百里的腿功。由此可见,他非神非仙,而是一位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凡夫俗子!我接过话头问,刘伯温的老师真会坑人,非要在岩洞里办学,不好换个地方?小雷解释,刘伯温的老师是位道家,仙风道骨,具有飞崖走壁功夫,一直长住岩洞。一生仅收刘伯温承传弟子,岩洞适于他修道养性。说得我缄默不语。

  车轮又滚了一个小时,到达浙南最高峰—金林林场。接待我们的场长像寺院老僧,胖墩墩,蓄短发,含笑脸,挺厚道。看到我们,如同做完佛事似的笑。他交代其妻端菜摆酒。顿时,大碗蘑菇炒青菜、红烧豆腐、黄豆萝卜等农家菜放满大圆桌,最可口的要数人参炖鸡汤。他说,刘伯温曾用这种汤奖励有功将领,今日请大家品尝一下。他三天前听说战友们千里迢迢要来看望,早已准备酒菜,杀了一只六斤重母鸡,炖了半天,用大锅煮了十多斤米饭。大铁锅烧的米饭和鸡肉汤,香气扑鼻,一下子将我们俘虏。

  夫妻俩轮流给我们添酒盛饭。在饿得跳脚的时刻,我们顾不得文雅,只听见啃鸡骨、嚼米饭、品好酒的响声。有两位平日有胃闷、胃痛、胃胀毛病的战友,也大口吃饭,大碗喝酒。不到半小时,桌上可吃的东西全被消灭。

  离开时,场长要我们乘车绕林带观赏。我们站在海拔6000多米的万亩林业基地制高点,东观烟雾蒙蒙的文成县城,西看滚滚起伏的青云山脉,北望嵌在群山之中的飞云湖,西见蜿蜒而来的永嘉山脉。小雷说当年刘伯温在此屯兵,攻克温州城池。这个山高林密,道路陡险之处也是中共浙南游击支队建立、发展、壮大的根据地之一。

  我朝飞云湖水库眺望,对山形走向似曾相识。顿时想起1960年曾到过二哥工作单位的温州水库,如今的飞云湖不就是当年的温州水库吗?想起那次跟父亲一起步行十多个小时,走了140多里羊肠小道,累得我趴着起不来,脚底打满血泡的情境,至今记忆犹新。

  刘伯温家乡———南田。村子不大,木质旧房,三面环山,面对平地,远看犹如一朵荷花。景点冷清,多数游客来自温州,文成人寥寥无几。

  小雷说,文成全县不到四十万人口,半数流向海外,到世界各地搞市场经济去了。展览厅里摆放着刘伯温图片、书籍、画卷。还专门介绍他发迹史料,内容详尽。从资料上看,刘伯温出身贫苦,具有浙南人耿直、坦爽、忠厚、朴实的性格。所以,他前期为官,得罪不少权贵,至50多岁遇到朱元璋,才如虎添翼,飞黄腾达。史料证实,他知阴阳、懂八卦、善用兵、严吏治、理朝政等本领学而知之,非生而知之。

  站在展厅里,我终于弄明白,这位被世人称为神机妙算的天才人物,为何写下巨著———《郁离子》留给后世了。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江佩红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