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1月25日 08:14

  □南慕容

  好几年前,我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公司虽小,组织却很严密和健全。我所在的办公室叫设计部。牛皮烘烘的设计部其实就只有两个人,我负责文案策划,对面的女孩负责平面设计。女孩看来很年轻,刚从大学毕业的那种,稚气未脱。短发齐耳,打扮得清清爽爽,肤色较白,大大的眼睛灵气逼人,最惹人怜惜的是她的鼻子,鼻梁居然发青,就像我们经常看到的小孩的鼻子,可以清楚地看到血脉的流动。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做完自我介绍以后,“请问您贵姓?”对面的女孩匆匆抬头看了我一眼,像正在使用的扫描仪绿光一闪,一句冷冰冰的话便粘在我的听觉上:“我的姓?你恐怕念不出来。”

  我觉得好笑,心想自己从事文字工作多年,什么样的汉字不认识呢?所以毫不客气地说:“听你说话的口音,我可以基本确认你不是外籍人士,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女孩微微一笑,在便笺纸上写了一个“覃”字,一本正经地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念错,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中国汉字多半是形声字,所以碰到这种半生不熟的我可以基本判定跟某个相似的常用字的读音是一样的,所以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谭。”但话一出口,我马上就意识到错了,如果答案这样简单,绝大多数的人还会念错吗?

  果然,女孩直勾勾地看了我一会,把座机的话筒递给我,模仿王小丫的语气说:“你可以选择电话求助。”

  我叹了一口气,看到桌子上的一本新华字典,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迅速地查找,这个让我大出洋相的姓氏果然不念“谭”。

  “既然你是新来的,就要尊重本小姐的规矩。第一,我的电脑未经允许,不得随便动用,切忌用我的电脑泡MM;第二,虽然坐在我对面,也不能随便盯着我看;第三,外线打进来的电话,你先接。”

  上班的第一次交锋,对面的女孩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前面两条也就罢了,后面一条简直把我当作她的秘书使唤。跟这样冷艳厉害的角色坐对面,还不是如坐针毡?对面的女孩聪明,不苟言笑,除了工作上必要的协调,几乎没有多余的话。由于我新来,一般打进来的电话都是找她,如果是公事,电话里的人通常会犯百分之九十九的那种错误:“请问谭小姐在吗?”我觉得解气的机会来了,于是在电话里没好气地回复:“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姓谭的小姐,倒是有一位姓覃的阿姨,请问你是不是找她……”对面的女孩立刻抢过话筒,愠怒的表情非但不夸张,反而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女孩是不是因为生气而美丽?

  随着时间的推移,“约法三章”逐渐失效。精明的老板迟迟未给我配电脑,我无奈只能在必要的时候借用她的电脑。从电脑上,我发现了对面女孩的秘密,原来她是某位80后明星作家的粉丝。怪不得公司业务清淡,她却整天盯着电脑,原来一直都在看那个偶像的博客。我觉得话题来了,于是故作老成地咳嗽了一声:“我在网上看到一则信息,说是有位80后作家一日开赛车出事故住进了医院。”

  对面的女孩先是一愣,继而把手一挥:“现在的少年作家多如牛毛,除了那一位龙头老大,我谁都不感兴趣……”话语忽然停住了,女孩意识到了什么,回到座位,声音明显颤抖:“告诉我,那个页面在哪里呢?”我继续胡诌着:“据说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作家经常在自己的博客上骂一些名人,这也算报应呢……”

  “不许这样说他,他可是我的偶像。”女孩生气地瞪着我,一双美目似乎要喷出火来。

  “看来你中毒不轻,我的使命在于挽救每一个像你这样误入歧途的少女。”至此,一场关于80后作家的论战已无法避免,我以长辈自居,痛陈这些天才少年皇皇巨著的无聊和荒唐,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是多么痛惜的事。最后我一激动,就把发表在某个论坛上的拙作拉了出来,大言不惭地说:“这是我顶佩服的某个写手的文章,你看看,是不是比他更成熟更幽默更有才气?”

  对面的女孩扫了一眼我的呕心沥血之作,轻描淡写地说:“总共才十个人回帖,一千多次的点击率,怎么能跟他比呢?不看不看!”

  自我推销的阴谋没有得逞,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就像绝大多数同龄的女孩一样,对面的女孩也有一个偶像,能带给她快乐和寄托的偶像,谁也不能诋毁或替代她的偶像。

  朝九晚五,日子过得不紧不慢。朝夕相处,一些再自然不过的话题便滋生开来。比如她经常开玩笑说:“你的女朋友看来个子比你还高啊,你们怎么逛街啊?”我也经常开玩笑说:“都老大不小了,还不谈恋爱,看来真的甘心为了那个万人迷让那么多好男人都伤心欲绝?”每每说到这里,她总是羞赧地一笑:“值得吗?我看值得。”

  然而,偶像崇拜带来的不仅仅是快乐,更多的却是莫名的酸楚和痛苦。一连好几天,我常常见她呆呆地对着电脑,不说一句。而显示屏上,永远都是那个天才作家的博客首页。

  “是不是你的偶像要结婚了?才让你如此伤感?”她摇摇头,递过一张报纸,忽然珍珠似的眼泪就吧嗒吧嗒落下来了。报纸的娱乐版上刊登着一则八卦消息,说是那个天才作家和某位女明星在博客上互相赏识,颇有好感,关系暧昧云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样的新闻八成脱不了炒作的嫌疑,名人之间的事情向来就是捕风捉影,当不了真的。但偶像崇拜是一种病,对于“病入膏肓”的粉丝来说,报纸上的白纸黑字,言之凿凿,每一句话都如刀子剜在心头。一直都是下班了各就各位,毫无联络,忽然那一天就充当了大义凛然的角色。下班后我推却了女朋友的约会,陪着“失恋”的她去酒吧喝酒,疯狂地蹦迪。最后根据她的提议,我带她去了郊外的铁路桥上。我们站在桥的两边,紧紧抓住桥堍上的铁环,等一辆火车呼啸开过,我们使劲呐喊。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疲倦感,神采奕奕。中午的时候我借用她的电脑,首页已经不是某些人的博客了。

  没过多久,我便离开了这家公司,去了另外一个单位工作。离开得很突然,对面女孩的手机号码和QQ号我都没要过来。也许保持这样的关系是好的,有缘终究还会再见面的,大概半年之后,我因为公务去了先前的公司。对面的女孩仍旧在她的位置上,以前我的座位是空的。她见到我淡淡的一笑。“等火车呼啸而过的感觉很爽吧。”没有简单的寒暄,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跟半年前我们之间唯一的约会有关。

  “是的,很爽,火车呼啸着,带走了往事。”

  “那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

  电话响起,我记起她的“约法三章”,忍俊不禁。心想就再当她一回私人秘书吧。手不由自主地就拿起了话筒。

  “请问覃小姐在吗?”对方是一个年轻的男孩。

  “居然有人会念对你的姓氏。”我把话筒递给她,蓦然发现她鼻梁间不再如孩童般的青色。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赵坚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