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鹅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1月25日 08:17

  □陈峰

  在家乡,村民把大白鹅称呼为戆鹅,“戆”在家乡方言中是傻乎乎、傻里傻气的意思。小时候,我很怕戆鹅,两只鹅掌摇摇摆摆,以为它走路很慢。当我穿着背带裤,蹦蹦跳跳从幼稚园出来,猝不及防正赶上鹅拍着翅膀向我飞奔而来,顶着红冠,“嘎咕嘎咕嘎咕”,得意地一把拑住了我的背带,吓得我嚎啕大哭,多亏每次有路人及时相救。那时,真是恨透大白鹅了,它哪里戆,简直狡猾透顶,是魔鬼派来专门恐吓小孩子的。

  上了小学,便不以大白鹅为惧,身高远远高过了大白鹅。读到“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画面感呼之欲出,多美。

  每到端午,班级流行拄蛋,一个男同学两手箍紧蛋,只露出蛋头,拄遍全班无敌手,以为是妖蛋,逼着他摊开手掌,好大的蛋啊,家养大白鹅的同学说这是鹅蛋。同学纷纷效仿,后来便规定鹅蛋不能来拄蛋。到了冬天,向养鹅的主人央求几枚鹅毛做毽子,洁白的羽毛在脚尖上下翻飞,踢起来比鸡毛毽子来得好看。

  那时村里有个男青年,看上了一位插队的上海女知青,村民说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哩。那个男青年听后一点也不反驳,厚着脸皮说我就是想吃天鹅肉,吃定了天鹅肉。我回家问母亲天鹅肉是什么味道。母亲说就是戆鹅肉的味道,模样一样,只是一个会飞,一个不会飞。后来,我又听到村民在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事,我大声地回答,我也想吃天鹅肉。他们哈哈大笑。

  江南的清明节,水草丰茂,鹅肉最为鲜美,祭祖上坟用鹅肉。有年清明,父亲买来了白斩鹅祭祖,祭祖后,全家分食。鹅皮油光锃亮,黄玉一般,肉紧实,肥美鲜嫩,酱油揾一下,塞进咀嚼,满嘴都是鲜气,真有点舍不得咽下去。

  端午,毛脚女婿或生头女婿去丈母娘家挑端午担,担子里不可少的就是一只大白鹅,坐在担子里的鹅,威风凛凛,遇到陌生人,伸着头颈“嘎嘎嘎”叫得更欢,路人争相猜测这是谁家的毛脚女婿呢,小孩子跟在担子前后瞎起哄。大人们说鹅一生只结一次婚,端午送鹅,表明对未来的老婆一生忠贞。

  很久以后,才知道大白鹅原来是家乡的特产,与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有关。

  王羲之隐居在溪口晚香岭时,每天练写“鹅”字,身边又养着好几对鹅。同村老人见状好奇,问他:“先生,你养了这么多鹅,为啥从来不吃?鹅是给人吃的呀。”王羲之回答:“鹅是百禽之首,一身洁白,头顶殷红,好似一颗丹心,行路一步一个脚印,一生清白,刚正不阿,不忍心吃它。”老人点头称是,愈加佩服先生的浩然之气。王羲之在晚香岭住了几年之后,练成了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的独笔“鹅”字。

  晋朝皇帝赏识王羲之的才能,六次下诏力邀他上京做官,派一万人马在晚香岭遍寻不遇,其实王羲之为躲避皇上召唤,去了剡县,临走时把一对白鹅送给了这位老人。再三叮嘱,要精心饲养,老人不负王羲之所托,由一对发展到一群,子子孙孙无穷匮矣,这才成就了奉化的大白鹅。晚香岭因此又称万响岭,六下诏书之地称六诏,至今在六诏村仍留存着纪念王羲之的王右军祠,还有鹅池、砚石等遗迹。

  我结婚有了小孩,养至4个月大时,母亲说可以开荤了。从街上白斩摊买来鹅舌头,让孩子舔一下再舔一下,便算开荤了。问原因,母亲说鹅总是昂着头,小孩舔了鹅舌,如若跌倒在地,便会学鹅样,昂起首来,保护了头。

  再后来,我也知道了鹅只需养60天就可以卖了,是致富的好帮手,比我年长10几岁的婶啊姑啊都有过小时候去田野看鹅的经历。

  鹅体型大,价格贵,一般家庭大多只是白斩一盆打打牙祭,烹调成扣鹅、烤鹅、香酥鹅、花椒鹅、块鹅、笋炒鹅块,那都是饭店的菜谱,怪不得从没见过整只鹅进过家门,从小盼望家里能有一只鹅,便可以做好多好多毽子,但这愿望总是落空。

  如今买得起整只鹅了,胃口却已经变小了。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赵坚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