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桥头村采茶记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2月05日 13:13

 

 

 

  □记者 李斌 陈培芳

  临近过年,闲来无事,在家中翻箱倒柜整理杂物,突然间一盒小东西映入眼帘,打开一看,竟然是一盒自己亲手采摘的茶叶。撮起其中的茶叶用热水一泡,看着茶叶在杯中上下翻腾,小啜一口,细细地品味着茶味的苦涩甘甜。在漂浮而起的氤氲之气中,不由地想起了半年前的那次尚桥头村采茶经历。

  犹记得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天刚泛白,我们一行人便来到尚桥头村,在当地茶农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来到茶山上。一开始的路还算平坦,不过采茶工走得飞快,我需要大步向前才不至于掉队。走着走着就开始进入了云雾缭绕的茶山深处,说到底是缺乏运动,没多大功夫就开始呼呼喘气了。一路上只见茶树旁的沟壑边野花盛开得正艳,满目是浓得化不开的郁郁葱葱,随手摘朵野花插在衬衫扣子上,一路上都闻到隐隐的花香。九月,正是当地最美的时节,没有游人嬉闹,只有时不时传来鸟鸣声和泉水淙淙。茶树长势正好,在灵山秀水间默默吸取花朵的芬芳。

  太阳刚升起,阳光透过葱葱的树荫照射在茶山边上法海禅寺围墙的青苔上,有种历史积淀沧桑的美感。寺庙金色的门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细小的光,虽细小但仿佛能射进人心里。清晨的露珠还未蒸发,挂在细嫩的茶叶芽头上无比温润清澈,拈一颗茶芽放在嘴里细细咀嚼,青涩的香气能持续好久好久。陆羽在《茶经》中写道“茶者,南方之佳木也”。抬头望去,茶树依山势而长,并不像平常见到的庄稼一样一垄一垄,茶树长到差不多齐腰高度,枝干粗壮,鲜嫩滴翠的新芽在老叶的衬托下尽显活力。

  有些茶树长得比较矮小,采茶的时候基本腰都是弯着的,但见茶农灵巧的双手在茶树顶端轻盈地上下飞舞,不一会儿,竹篓里就盛满了新鲜嫩绿的新芽。他们生于尚桥头村也长于尚桥头村,与茶相依,以茶为生,家中几辈子都与茶叶打交道,茶的清新仿佛也已经融入到了他们的骨子里。相比之下我们便相形见绌,在采茶中不是把嫩芽采坏了,便是把树叶也一同放入茶箩里,闹了许多笑话。不同于我们一行人的手工采茶,茶山的另一边的采茶早已由机器代替,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仿佛也预示着茶农们的美好火红生活。

  临近晌午,我们来到当地村民的家中,品尝了由茶叶为佐料制作的龙井虾仁和独具创意的茶叶鸡,那鲜美的滋味让我们差点把舌头都给吞下去。

  当天下午,茶农带我们来到位于尚桥头村边的制茶厂,欣赏当地的茶叶制作工艺。“好茶,贵就贵在时间上。”茶农告诉我们,要想得到好茶,要等茶树缓慢地生长,全手工一叶一叶的采摘,等天气等风等温度让茶青缓慢地凋萎,等茶饼自然而缓慢地干燥……茶农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神圣的光芒,“你怎么对待茶叶,茶叶就怎么回报你。”这就是他们的人生信条。

  夕阳西下,穿过远处高低错落的茶园,满眼苍翠,郁郁葱葱,闻着茶香,映着远处劳作的茶农们纯朴的笑脸,呵,好一幅夕照采茶图!

  杯子里的绿茶散发出的一阵阵清香,把漫无边际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我一怔,眼中迷茫之色尽散。看着杯中那“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美景,仿佛又看见尚桥头村成片的茶山和那茶农采茶时的劳作。

  宋人曰:品茶者,品水也,器也,境也,心也。我心想这就是我的茶道,也是我的心之道吧。

  小名片:尚桥头村地处西坞街道,城区东南方向的福寿山脚下,紧贴区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距奉化城区5公里,距宁波市区25公里。辖区面积2.952平方公里,其中可耕地2300亩,山林面积700亩,非耕地300亩,水面及沙滩面积约500亩,旧村村址占地面积约628亩。尚桥头村依山就势呈南北走向,著名的东江水系流经此地,且有大面积的茶山,依山傍水十分美丽。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江佩红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