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女儿的春节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2月08日 09:53

  □蒋静波

  过年了,过年了……阵阵的鞭炮声、红红火火的对联、街巷氤氲的气息无时不在渲染春节的来临。今夜,我伫立在风中,遥望着远方,不知该如何度过女儿缺席的春节。时光飞逝,转眼间,女儿到英国留学已近半年。虽说眼下通讯联络便捷,但长时间的分离,还是让人凭添思念,随着春节的临近,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一直以来,我与女儿没有真正分离过,即便是她上大学两年间,由于家离学校不远,只要想她,可以随时驱车到学校去。去年下半年,女儿前往英国读大三,开启了与家人别离的生活模式。我用好长一段时间才去适应。我明白,随着女儿的成长,今后我不得不习惯这样的生活。

  一对母女从身边经过。女人一手牵着女儿的手,一手拎着袋子,边走边嗔怪女儿是个贪心鬼,买了那么多东西。那情形,叫人羡慕不已。想起以往,离春节还有一段时间,我也拉着女儿的手,如鱼儿般穿梭在各大商场,为她买衣、挑鞋。有时,半天下来还不能买到心仪之物。虽然那是花时、花力和花钱之事,但一想到女儿春节能打扮得焕然一新,心里还是乐不可支。女儿就在我一年又一年为她买衣中慢慢长大了。英国的冬季寒冷漫长,在一段时间的视频和照片中,见女儿穿着同一件羽绒衣,在我的催促下,女儿才买了一件廉价的毛衫。女儿一直精打细算,不肯花钱多买一件衣服,更不知去打扮自己。如今,我只能隔着千山万水的时空,拿着手机对女儿说:过年了,去为自己买些新衣吧,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哦。

  距春节还有几天,我们在父母那里吃年夜饭。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言笑晏晏,好不热闹。当表姐问我怎么不见我女儿时,我联想到女儿漂零在异国他乡,不能吃到团圆饭,心里一沉。留学生活是清苦的,学习上的压力暂且不提,女儿平常吃的是自煮的面条或超市买的面包,原本的圆脸拉长了,体重下降了10多斤。没有生活经验的她,半年来肯定吃了不少苦。一次,我们交流时她无意间说起每天半夜都是冻醒的。原来,学生公寓里晚上没开暖气,大冬天她还盖着那条从家里带去的空调被,怎能不冷?在我一再催促下,她才买来了冬被,睡觉终于暖和了。生活上女儿其实还是需要人照料、操心的孩子,可惜我鞭长莫及。

  往年除夕,女儿早就下载了春晚节目单,并搜罗了有关节目的花絮,讲给我们听,令我和她父亲对春晚充满了期待,她会依据各人的口味采购一些休闲食品,接着边吃零食,边看春晚节目。其间会拉着我们的手,到家门口叫她爸爸点燃早已备好的烟花,抬眼望着一朵朵璀璨的烟花跳跃、欢呼,然后收好压岁钱甜甜入睡。

  正月初,我们带着女儿给长辈拜岁后,女儿总会央求我们带她到外面旅游。她喜欢摄影,因为有美术功底,她拍的照片在构图、意境上比一般人略胜一筹。一家人的生活,因为有了女儿,变得幸福和满足。这个春节,虽说与妹妹打算开车去周边地区玩一两天,但哪天去,去哪里,因为没有女儿的参与,便少了一份兴致。

  想起女儿在这儿读书时,一家人总是围着女儿转:接送她读书,变着法子做她喜欢的小菜、点心,每天准备时令水果,观察她的情绪变化,她就像一个女王,一旦情绪或学习上有什么波动,或是身体有些不适,我就惴惴不安。那时只盼再熬几年,等她上大学后,就能轻松快活。如今,等女儿离开后我才明白,做父母的幸福其实就蕴藏在日常付出和期盼之中。如此想来,我还是幸福的。女儿在学习上是自觉的,大学两年都得了奖学金。英国的教授表示若她在大三大四继续保持前两年的成绩,在该国一流的大学读研就不成问题。这也正是我的愿望。

  女儿在外,她的一举一动总让我操心。这个学期,她不顾我的极力反对,在学校的一家餐厅找了份零工,还说得了工资买礼物寄给我。我只希望她在有限的时间内,学到更多的知识,即使有暇,不如好好休息。她解释道,打零工是为了提高英语口语,尽快融入社会,并非为了那点小钱。尽管如此,我还是心有不安,不知道是否会影响她的学习和休息?

  天空中,正绽放着美丽的烟花。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所有与儿女分离的父母,此刻一定都像我一般思念着远方的孩子吧。愿今天的分离,换来明日更好的相聚。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江佩红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