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牛记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17年02月15日 09:19

  □林崇成

  牛是农民的宝贝,农耕时代耕田耙田全靠牛完成,没有牛,恐怕要回到刀耕火种的时代去。解放初期生产力相当落后,1953年农村推行的是“互助组”的生产方式,即几户农民组织起来,互相帮助,共同发展生产。老爹也和几位叔伯组成了一个互助组,还合伙买了一头母水牛,因为桐照多塘田,土质又咸又陷,黄牛耕作力不从心,只有水牛能够胜任。那一年我7岁,还未上学,老爹就叫我去放牛,一点经验也没有的我就跟随着别的放牛娃慢慢地去训牛放牛,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水牛不欺生了。

  这头母水牛性情温顺,一对漂亮的大犄角,两只明亮的大眼睛,不时扇动着的大耳朵,鼻孔里呼呼地喘气,很听我的呼唤。我喊从牧童那儿学来的吆喝声,对着牛喊几声“汉、汉”,牛就前进;喊几声“哇、哇”,牛就停步;喊几声“象、象”,牛就吃草,真通人情。只要不耕作,每天早上我出去放牛,中午把牛拴在树荫下,就回家吃饭,下午放牧后把牛赶进牛栏就算完成了。冬天就不用我放了,大人们给牛备足了草料,让牛在栏里咀嚼铡碎的稻草,偶尔有酱板(酒酿)灌给牛吃。

  耕冬畈田是母水牛最苦的活儿,离家15里的黄家滩塘田最多。我赶着牛,老爹和叔伯们扛着一张犁和几把锄头,还带着煮饭的铜罐去黄家滩耕冬畈田。已经连续耕作了10多天,那天出村不久,走着走着母水牛停了下来,大人从我手中夺过牛绳就大声驱赶起来,但母水牛还是不走,大人们改用竹梢抽打它,仍然没有动静,就用锄头竿狠狠地扫打它的后腿,嘴里骂着“倒牛!倒牛!”牛还是没移步。我心里难过极了,央求大人们别打了。

  正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母水牛的屁股张开,一头小牛崽从母水牛体内降生出来!人们又喜又悔恨,喜的是增添了一头小牛犊,悔的是母水牛要生了还不停地耕田呀抽打呀,原来买来时母水牛就是怀孕的,可大伙一点都看不出来,真愚蠢呀。我没有大人们的喜悦感,想想可怜的母牛难过得哭起来。有人去15里外的下埠头(今同山村)请来牛医生为小牛铲蹄,小牛也从跌跌撞撞到稳步行走,于是我开始放两头牛,着实在放牛娃中风光了一阵子。

  第二年开春后两头牛轮给别人家放养了,我也结束了短暂的放牛生涯,9月份8岁的我开始上学,60多年过去,时至今日放牛的记忆永生难忘。

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奉化日报》、《奉化新闻网》上原创稿件
稿源: 奉化日报   编辑: 刘晓云
 
发给好友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访客留言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C) 2005-2010 www.f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奉化市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