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奉化新闻网 > 生活 > 美食 正文
秋风未起 蟹脚已痒
看海边人家用厨艺“收服”张牙舞爪的红钳蟹
稿源: 奉化日报  2017-08-15 09:30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网兜里的红钳蟹

酱红钳蟹

正在抓红钳蟹的渔民

刚抓出的红钳蟹

去掉红钳蟹的蟹脐

用盐腌制的红钳蟹

酱红钳蟹

  李露

  小时候,我问爸爸妈妈,山的那边是什么?妈妈总说,山的那边是海,有沙滩有滩涂有海浪的海。作为一个没有见过海的小孩,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要爬过巍然屹立的高山,去看看蓝蓝的大海,但是,那时是不可能的。所幸,当我长大,山间开通了隧道,我不用爬过高高的山峰,就能前往一睹大海的美丽容颜。

  浪漫而又独特的“滩涂精灵”

  我身边的同事,有几个是海边长大的“弄潮儿”,总是生动形象地向我描述小时候海边抓螃蟹的场景,让我这个渴望拥抱大海的“内地人”,更加向往海边人家的生活。于是,在“秋风未起,蟹脚已痒”的立秋,和同事前往莼湖翡翠湾,体验抓红钳蟹的乐趣。

  我们来到的滩涂是一片荒废了的养殖塘。远远望去,养殖塘的岸边爬满了肥嘟嘟、胖乎乎的红钳蟹。有的在悠闲地漫步,有的张着嘴咕咕地发泡,有的趴在一起窃窃私语,有的高高地竖起大螯展示美和力。但是,还没等人走近,这些红钳蟹早已闻到风声,四下逃窜得毫无踪影。

  作为生长在沿海滩涂洞穴中的一种海生节肢动物,红钳蟹的体长略圆,蟹壳表面光滑,色泽艳丽,是一只长得古怪精灵而又讨人喜爱的小家伙。它还有一个浪漫的学名叫“招潮蟹”,据说是因为在涨潮的时候,它总喜欢站在洞穴口,高举着那只粗壮有力的大螯,好像在招手示意欢迎潮水的到来,因此得名。但是,大家还是习惯叫它“红钳蟹”,毕竟它那深褐色的身体实在太不起眼了,而那只红色的大钳子又实在太过显眼了。

  如果说青蟹是生猛型的,梭子蟹是帅气型的,那么红钳蟹就是可爱型的。它的可爱,在于那只独特的大钳子。这只大钳子,大小有点夸张,有些蟹的钳子大得甚至超过了身体。那么这样的钳子有什么作用?同事告诉我,一是炫耀,用来向其他雄蟹示威和打斗;二是示爱,用来向雌蟹招引和求偶。

  小时候的“下饭榔头”红钳蟹酱

  同事说,红钳蟹有一对奇特的眼睛,像火柴棒一样,无事时躺在眼眶里睡大觉,一旦有危险,立即竖起来,圆圆的眼球像360度旋转的雷达,全方位监控着周围的情况。所以别以为红钳蟹螯重身轻,容易栽倒,其实它跑起来非常灵敏,一会儿就不见了,很难抓到,通常半天下来,也抓不到几只。

  但是,红钳蟹毕竟只是一只小蟹,即使一只体型较大的红钳蟹,也甭想吃出多少肉来,包括那只看似饱满的大螯。所以无论你怎样烹饪红钳蟹,它吃起来也不过是一股汁水,尽管鲜味十足。故而海边人家对红钳蟹总是不太感兴趣的,常常不屑一顾,一些村民等到想捣些红钳蟹酱,备作常年下饭菜时,才会想到去捕捉它。只有小孩子喜欢红钳蟹,喜欢逗它,更喜欢抓它。

  海边人家制作红钳蟹酱,会将抓来的红钳蟹捣得烂烂的,包括那些红艳艳的大螯,再辅以大量的盐,腌制得入味,就是一道咸香可口的“下饭榔头”。同事说,他小时候吃红钳蟹酱,最大的乐趣就是在里面找被捣碎的大螯,大鳌虽然被捣得碎碎的,但是依然红艳,螯里的肉也还附着,一丝丝的,很香很实。

  当然,红钳蟹酱最美味的吃法,还是用手剥毛芋沾着吃,当芋艿的糯遇上蟹酱的鲜,黄金搭档也不过如此。不过,因为红钳蟹不好抓,又实在没什么肉,如今海边人家已经很少做红钳蟹酱来吃了。

  “肚气好”人最爱的酱红钳蟹

  在滩涂里忙活了半天,才抓住了一小袋张牙舞爪的红钳蟹。因为嘴馋,就近找到了一位“海沿头”大嫂,让她用海边人家的方式,帮忙料理这些好不容易抓住的红钳蟹。阿嫂看到这些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神情有些许的不屑。确实,随着经济水平的发展,如今的海边人家还真不怎么吃红钳蟹,即使是做蟹酱,她们也喜欢用白蟹或者青蟹等肉厚的甲壳类动物,而不是红钳蟹这种个小无肉的“滩涂精灵”。

  不过,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阿嫂还是对这些红钳蟹进行了料理。她说,红钳蟹的做法主要有酱腌和油爆两种。但是高温的热油会让红钳蟹的大鳌受热脱落,反而失去了一番乐趣,还不如酱腌来得色香味俱全。

  酱腌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的是它的步骤,只需将红钳蟹洗净,挖去蟹脐,放入准备好的酱料,腌制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可以开罐,配合泡饭,来一顿“落位”的早饭了。至于难的地方嘛,主要是对酱料的把握。阿嫂说,酱料的配方,家家户户都不同,但是美味鲜酱油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关键性调料。“甜甜的美味鲜酱油配合料酒、大蒜、生姜,既能去腥,又能提鲜,这样腌出来的红钳蟹才美味。”

  其实,吃海鲜,“肚气”好不好,真的非常关键。碰上“肚气”好的人,酱红钳蟹只需腌制一夜,就能品尝到海鲜那种最原汁原味的鲜。但是“肚气”不好的人,那还是过过眼瘾就好了,千万不要轻易尝试。

  

 

编辑: 江佩泓

中共奉化区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

浙公网安备 33028302000105号

看海边人家用厨艺“收服”张牙舞爪的红钳蟹

稿源: 奉化日报 17-08-15 09:30

网兜里的红钳蟹

酱红钳蟹

正在抓红钳蟹的渔民

刚抓出的红钳蟹

去掉红钳蟹的蟹脐

用盐腌制的红钳蟹

酱红钳蟹

  李露

  小时候,我问爸爸妈妈,山的那边是什么?妈妈总说,山的那边是海,有沙滩有滩涂有海浪的海。作为一个没有见过海的小孩,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要爬过巍然屹立的高山,去看看蓝蓝的大海,但是,那时是不可能的。所幸,当我长大,山间开通了隧道,我不用爬过高高的山峰,就能前往一睹大海的美丽容颜。

  浪漫而又独特的“滩涂精灵”

  我身边的同事,有几个是海边长大的“弄潮儿”,总是生动形象地向我描述小时候海边抓螃蟹的场景,让我这个渴望拥抱大海的“内地人”,更加向往海边人家的生活。于是,在“秋风未起,蟹脚已痒”的立秋,和同事前往莼湖翡翠湾,体验抓红钳蟹的乐趣。

  我们来到的滩涂是一片荒废了的养殖塘。远远望去,养殖塘的岸边爬满了肥嘟嘟、胖乎乎的红钳蟹。有的在悠闲地漫步,有的张着嘴咕咕地发泡,有的趴在一起窃窃私语,有的高高地竖起大螯展示美和力。但是,还没等人走近,这些红钳蟹早已闻到风声,四下逃窜得毫无踪影。

  作为生长在沿海滩涂洞穴中的一种海生节肢动物,红钳蟹的体长略圆,蟹壳表面光滑,色泽艳丽,是一只长得古怪精灵而又讨人喜爱的小家伙。它还有一个浪漫的学名叫“招潮蟹”,据说是因为在涨潮的时候,它总喜欢站在洞穴口,高举着那只粗壮有力的大螯,好像在招手示意欢迎潮水的到来,因此得名。但是,大家还是习惯叫它“红钳蟹”,毕竟它那深褐色的身体实在太不起眼了,而那只红色的大钳子又实在太过显眼了。

  如果说青蟹是生猛型的,梭子蟹是帅气型的,那么红钳蟹就是可爱型的。它的可爱,在于那只独特的大钳子。这只大钳子,大小有点夸张,有些蟹的钳子大得甚至超过了身体。那么这样的钳子有什么作用?同事告诉我,一是炫耀,用来向其他雄蟹示威和打斗;二是示爱,用来向雌蟹招引和求偶。

  小时候的“下饭榔头”红钳蟹酱

  同事说,红钳蟹有一对奇特的眼睛,像火柴棒一样,无事时躺在眼眶里睡大觉,一旦有危险,立即竖起来,圆圆的眼球像360度旋转的雷达,全方位监控着周围的情况。所以别以为红钳蟹螯重身轻,容易栽倒,其实它跑起来非常灵敏,一会儿就不见了,很难抓到,通常半天下来,也抓不到几只。

  但是,红钳蟹毕竟只是一只小蟹,即使一只体型较大的红钳蟹,也甭想吃出多少肉来,包括那只看似饱满的大螯。所以无论你怎样烹饪红钳蟹,它吃起来也不过是一股汁水,尽管鲜味十足。故而海边人家对红钳蟹总是不太感兴趣的,常常不屑一顾,一些村民等到想捣些红钳蟹酱,备作常年下饭菜时,才会想到去捕捉它。只有小孩子喜欢红钳蟹,喜欢逗它,更喜欢抓它。

  海边人家制作红钳蟹酱,会将抓来的红钳蟹捣得烂烂的,包括那些红艳艳的大螯,再辅以大量的盐,腌制得入味,就是一道咸香可口的“下饭榔头”。同事说,他小时候吃红钳蟹酱,最大的乐趣就是在里面找被捣碎的大螯,大鳌虽然被捣得碎碎的,但是依然红艳,螯里的肉也还附着,一丝丝的,很香很实。

  当然,红钳蟹酱最美味的吃法,还是用手剥毛芋沾着吃,当芋艿的糯遇上蟹酱的鲜,黄金搭档也不过如此。不过,因为红钳蟹不好抓,又实在没什么肉,如今海边人家已经很少做红钳蟹酱来吃了。

  “肚气好”人最爱的酱红钳蟹

  在滩涂里忙活了半天,才抓住了一小袋张牙舞爪的红钳蟹。因为嘴馋,就近找到了一位“海沿头”大嫂,让她用海边人家的方式,帮忙料理这些好不容易抓住的红钳蟹。阿嫂看到这些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神情有些许的不屑。确实,随着经济水平的发展,如今的海边人家还真不怎么吃红钳蟹,即使是做蟹酱,她们也喜欢用白蟹或者青蟹等肉厚的甲壳类动物,而不是红钳蟹这种个小无肉的“滩涂精灵”。

  不过,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阿嫂还是对这些红钳蟹进行了料理。她说,红钳蟹的做法主要有酱腌和油爆两种。但是高温的热油会让红钳蟹的大鳌受热脱落,反而失去了一番乐趣,还不如酱腌来得色香味俱全。

  酱腌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的是它的步骤,只需将红钳蟹洗净,挖去蟹脐,放入准备好的酱料,腌制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可以开罐,配合泡饭,来一顿“落位”的早饭了。至于难的地方嘛,主要是对酱料的把握。阿嫂说,酱料的配方,家家户户都不同,但是美味鲜酱油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关键性调料。“甜甜的美味鲜酱油配合料酒、大蒜、生姜,既能去腥,又能提鲜,这样腌出来的红钳蟹才美味。”

  其实,吃海鲜,“肚气”好不好,真的非常关键。碰上“肚气”好的人,酱红钳蟹只需腌制一夜,就能品尝到海鲜那种最原汁原味的鲜。但是“肚气”不好的人,那还是过过眼瘾就好了,千万不要轻易尝试。

  

 

编辑: 江佩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