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奉化新闻网 > 奉化24小时 > 民生 正文
父母疑是四川广元巴中人,父亲曾在班溪砖瓦厂打工,母亲是聋哑人
17岁少女希望找到亲生父母
稿源: 奉化日报  2017-08-17 09:16 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记者  毛超峥

  奉化新闻网讯  近日,市民何女士向本报新闻热线求助,想寻找2000年时在班溪砖瓦厂打工的一对四川夫妇。问及原因,何女士道出了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

  亲生父母信息缺失

  2000年,何女士无意中听娘家的邻居说起,溪口镇班溪村有一对来自四川的夫妻因无力抚养家中的3个孩子,想把出生不久的女婴送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女士的心里涌起了想要收养这个女婴的想法。2000年11月底,在姐姐和丈夫的陪同下,何女士来到了班溪砖瓦厂,谁知当天因为大雨工人们放假去了溪口镇上。本以为无功而返的何女士却在溪口镇中兴中路的车站附近巧遇了这对四川夫妇。

  在说明来意后,这对四川夫妇答应将女婴交给何女士收养,为了感谢他们,何女士在路边的小饭店请这对夫妇及他们的工友吃了顿饭。何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她自己也有私心,不想女儿长大后与亲生父母再联系,就没问这对夫妻的姓名,只记得他们可能来自四川省广元市巴中。吃完午饭后,他们就与这对夫妇匆匆告别,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中,自此两户人家再无联系。

  母女寻亲如大海捞针

  在女儿张怡(化名)成长的过程中,何女士对她的身世始终三缄其口。“当时她还太小了,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何女士说。看着张怡慢慢长大,何女士的内心感到十分纠结,常常反思自己当年的做法是不是过于自私,偶尔看见电视剧中上演母子相认的场面,何女士也会旁敲侧击地和女儿提到:“生母养母都是妈,对子女的爱都是一样的。”

  2016年,何女士还是向女儿坦白了她的身世。“其实我小时候心里有过一个念头,觉得我会不会不是我爸妈的孩子,没想到这个念头居然是真的。”终于知道自己身世的张怡坦言,这一切就像是电视剧中演的一样。2016年底,她曾经求助过一些寻亲网站,试图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始终没有得到回音。“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信息实在太少了,我只知道我的亲生母亲是聋哑人,父亲曾在溪口班溪的砖瓦厂工作,此外一概不知。”张怡说。

  对于寻亲的结果,何女士也有自己的打算:希望女儿能认自己的亲生父母,并且将来好好孝敬他们。“如果阿囡想跟他们走,那她这十几年带给我的快乐对我来说就已经够了,如果她还愿意留在我身边,那我愿意和那对夫妻像亲戚般相处。”说话间,何女士红了眼眶。而张怡也向记者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如果当年我没有被我爸妈抱养,我可能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来接受教育,我很感激他们,同时我也想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我不恨他们。”

  砖瓦厂关闭近10年

  8月16日上午,记者联系到了班溪砖瓦厂曾经的经营主俞成方,他告诉记者2000年左右的时候,砖瓦厂内有60多名工人,当时的包工头确实来自四川广元。在他印象中十几年前厂里确实有一位广元的工人将自己的女儿送给了班溪当地的一户人家,但他不确定这个女孩是不是就是张怡。砖瓦厂已经关闭近10年,当年的工人们与他之间也再无联系。

  曾在砖瓦厂工作的樊安云告诉记者,2009年他曾经得到消息,当年的包工头张联君(音译)因为卷走工人工资已经跑路,对于工人的家庭情况他也没有过多了解。

  如果读者朋友有知道关于张怡亲生父母的消息,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88987777。

  

 

编辑: 江佩泓

中共奉化区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

浙公网安备 33028302000105号

17岁少女希望找到亲生父母

稿源: 奉化日报 17-08-17 09:16

  􀴁记者  毛超峥

  奉化新闻网讯  近日,市民何女士向本报新闻热线求助,想寻找2000年时在班溪砖瓦厂打工的一对四川夫妇。问及原因,何女士道出了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

  亲生父母信息缺失

  2000年,何女士无意中听娘家的邻居说起,溪口镇班溪村有一对来自四川的夫妻因无力抚养家中的3个孩子,想把出生不久的女婴送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女士的心里涌起了想要收养这个女婴的想法。2000年11月底,在姐姐和丈夫的陪同下,何女士来到了班溪砖瓦厂,谁知当天因为大雨工人们放假去了溪口镇上。本以为无功而返的何女士却在溪口镇中兴中路的车站附近巧遇了这对四川夫妇。

  在说明来意后,这对四川夫妇答应将女婴交给何女士收养,为了感谢他们,何女士在路边的小饭店请这对夫妇及他们的工友吃了顿饭。何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她自己也有私心,不想女儿长大后与亲生父母再联系,就没问这对夫妻的姓名,只记得他们可能来自四川省广元市巴中。吃完午饭后,他们就与这对夫妇匆匆告别,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中,自此两户人家再无联系。

  母女寻亲如大海捞针

  在女儿张怡(化名)成长的过程中,何女士对她的身世始终三缄其口。“当时她还太小了,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何女士说。看着张怡慢慢长大,何女士的内心感到十分纠结,常常反思自己当年的做法是不是过于自私,偶尔看见电视剧中上演母子相认的场面,何女士也会旁敲侧击地和女儿提到:“生母养母都是妈,对子女的爱都是一样的。”

  2016年,何女士还是向女儿坦白了她的身世。“其实我小时候心里有过一个念头,觉得我会不会不是我爸妈的孩子,没想到这个念头居然是真的。”终于知道自己身世的张怡坦言,这一切就像是电视剧中演的一样。2016年底,她曾经求助过一些寻亲网站,试图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始终没有得到回音。“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信息实在太少了,我只知道我的亲生母亲是聋哑人,父亲曾在溪口班溪的砖瓦厂工作,此外一概不知。”张怡说。

  对于寻亲的结果,何女士也有自己的打算:希望女儿能认自己的亲生父母,并且将来好好孝敬他们。“如果阿囡想跟他们走,那她这十几年带给我的快乐对我来说就已经够了,如果她还愿意留在我身边,那我愿意和那对夫妻像亲戚般相处。”说话间,何女士红了眼眶。而张怡也向记者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如果当年我没有被我爸妈抱养,我可能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来接受教育,我很感激他们,同时我也想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我不恨他们。”

  砖瓦厂关闭近10年

  8月16日上午,记者联系到了班溪砖瓦厂曾经的经营主俞成方,他告诉记者2000年左右的时候,砖瓦厂内有60多名工人,当时的包工头确实来自四川广元。在他印象中十几年前厂里确实有一位广元的工人将自己的女儿送给了班溪当地的一户人家,但他不确定这个女孩是不是就是张怡。砖瓦厂已经关闭近10年,当年的工人们与他之间也再无联系。

  曾在砖瓦厂工作的樊安云告诉记者,2009年他曾经得到消息,当年的包工头张联君(音译)因为卷走工人工资已经跑路,对于工人的家庭情况他也没有过多了解。

  如果读者朋友有知道关于张怡亲生父母的消息,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88987777。

  

 

编辑: 江佩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