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奉化新闻网  >  生活  >  行走天下
外应村:邂逅那人、那桥、那石头
稿源:奉化日报 2017-12-28 09:12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寂寥矗立的石屋
跨溪过桥楼
静静石墙门
曲折村路?
土狗守着洗涮的女主人

  

  □陈培芳

  锦溪从西向东穿越奉化老城区,在老奉化人的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她终日缓缓流淌,从曰岭夫人峰脚下出发,穿过城区,与县江相遇。

  外应村,就在这锦溪的上游。

  前几日午休时天气晴好,冬日的阳光晒在身上,整个人不免慵懒下来,与同事闲聊说这样的天气不去外头走一走简直是“暴殄天物”,于是一行人便到了城郊五公里外的外应村。

  外应村村口有栋三重飞檐的牌坊,“锦溪源九岙上善若水,曰岭本四明厚德如山”的对联镌刻于牌坊之上,进村的小路,两边种满了桃树,这个季节本不是桃树最美的时候,却发现,桃树,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展示她绰约的风姿,桃枝在阳光的笼罩下,泛出了似金似霞的薄雾,美得险些让人睁不开眼,就像美人迟暮,纵然老如残阳,也要一如既往地优雅下去。

  一度分不清里应和外应这两个村,也曾在一片文章中把里应误写成了外应,闹出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后来查阅资料才有所了解,南宋时,应氏先祖应仁公从宁海梅林迁居于此,经800余年繁衍生息,以曰岭为界,形成外应、里应两大应氏家族,统称奉川应氏。一条曰岭古道将奉川应氏分为了里应和外应,你在岭内,他在岭外,遥遥相对。外应村《奉川乌峰应氏宗谱》也有记载:应氏系出自周朝姬姓,周武王四子名韩,封于应地,遂为氏,韩为应氏一世。至七十一世公仁,由宁海梅林徙居奉川乌峰(即外应),为外应村应氏始祖。

  外应人尊贤重教,人才辈出,《明史·列传第四十九》里有一篇《明史应履平传》的古文,这应履平,便是外应村人,建文二年(1400)进士,历任德化县知县、吏部郎中、常德府知府、贵州按察使等职。他为官正直,所到之处铲除奸人蠹虫,多次议论时政,造福一方百姓,为后人所称颂,也成了外应村人世世代代的骄傲。

  外应有两处特色,一处是那两座百年过桥鸳鸯楼,一处便是那随处可见的石头。

  锦溪水在这里似乎更加清冽,循着锦溪一直往村里走,很容易便找到了传说中的两座过桥楼,没有过多的惊艳,乡下普普通通的木结构廊桥,横卧锦溪之上,没有桥名,没有楹联,更没有华彩的雕梁画栋,结构简单、造型朴素,村民称之为上桥棚和下桥棚,两桥相距不过百米,堪称鸳鸯桥。上桥棚有廊屋六楹,中间三楹,中梁上书“癸亥辰时圆木大吉·十月初十”的字样依稀可辨,北向二楹,其中一楹兼作岸路通道,南向一楹作成围屋,山墙开门,向上连接日岭古道。下桥棚的上架桥屋四楹,木柱承立,黑瓦覆顶,南向一楹外立面作山墙状,中间开门,另三楹在桥上,中梁上的字样几不可辨。

  桥旁几棵上百年的银杏古树,已经脱去了它金色的外套,将片片黄叶洒落锦溪,任其随波向东流。桥下,几位阿姨正洗刷,聊着东家长西家短的小八卦,一旁的土狗站在旁边,像卫士般,忠诚地守护着自家的女主人,想睡又不敢睡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站在这样的桥旁或树下,一种别于城市的喧嚣而生发出来的清静直舒心扉,看着潺潺溪流以及那溪流下的桥、树、屋的倒影,岁月静好,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更有一种参悟人生洗尽铅华的轻松。

  询问过路的村民,此桥为何名、何时修建?竟没有一人能准确地答上来,仅有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大爷有着依稀的记忆:造桥那年是猪年,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童。也许,对于悠长的历史来说,外应村的过桥楼不过是这长河中的一粒凡尘,没人会去追根溯源查何人何年何月因何而造,也有可能它们曾经有属于它们的故事,但是在不断地毁毁修修中,渐渐地便成了查不出历史的无名桥。可它们却岁岁月月与村民的生活密切相关,承载着村人的喜怒哀乐,记录着外应的发展、变化与历史。

  老外应人对石头应该是情有独钟的。

  外应村很大,兜兜转转,走不到头,新村和老村,也未分明,新村有新村的特色,小别墅、小洋房比比皆是,而这老村,却更让人留恋,生成恍如隔世之感。此言从何而来?皆因目之所及,处处都是石头。房子石头砌的,道地青石板铺的,小巷石子嵌的,河道石头垒的,我想小孩们小时候的玩具说不定也是石头。这么多石头,到底哪里来的?暗自揣摩莫不是那曰岭夫人化身为石时留给外应村人的?

  行走在行人稀少的小径上,一面面石墙,一幢幢石屋,寂寥地矗立着,仿佛置身于石头的世界里。轻抚着被风雨打磨得圆润光滑的石头,温润中透着丝丝凉意,没人知道,寂寞于斯,是一卷永不释手的波澜长卷。曾经和这些石头一起辉煌过的砖块、木料、栋梁、砖瓦,都湮没在岁月的深处,只有它还屹立于时光的芳草中,傲骨依旧,在外应村800多年的风风雨雨里,还能笑傲在山之巅,水之湄,神采奕奕,铁骨铮铮,有容纳千古的胸怀,壁立千仞的坚守!

  归途,穿行过街桥,同行的同事突然举起相机替我拍了一张背影,老桥、老墙、红衣、骄阳,瞬间定格,再见,这里的水、这里的桥、这里的石墙,这里的人……

  小名片:

  外应村地处奉化城区锦屏街道西端,属于城郊村,全村区域面积5.38平方公里。东邻上宋村,西越曰岭为萧王庙街道里应村,并与外应村相对称。全村共有耕地面积约950亩,山林面积近5500亩;共有村民560户,计1500人左右,村民以应姓为主,另有夏、宋、徐等姓。

编辑: 刘晓云

中共奉化区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

浙公网安备 33028302000105号

外应村:邂逅那人、那桥、那石头

稿源: 奉化日报17-12-28 09:12

寂寥矗立的石屋
跨溪过桥楼
静静石墙门
曲折村路?
土狗守着洗涮的女主人

  

  □陈培芳

  锦溪从西向东穿越奉化老城区,在老奉化人的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她终日缓缓流淌,从曰岭夫人峰脚下出发,穿过城区,与县江相遇。

  外应村,就在这锦溪的上游。

  前几日午休时天气晴好,冬日的阳光晒在身上,整个人不免慵懒下来,与同事闲聊说这样的天气不去外头走一走简直是“暴殄天物”,于是一行人便到了城郊五公里外的外应村。

  外应村村口有栋三重飞檐的牌坊,“锦溪源九岙上善若水,曰岭本四明厚德如山”的对联镌刻于牌坊之上,进村的小路,两边种满了桃树,这个季节本不是桃树最美的时候,却发现,桃树,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展示她绰约的风姿,桃枝在阳光的笼罩下,泛出了似金似霞的薄雾,美得险些让人睁不开眼,就像美人迟暮,纵然老如残阳,也要一如既往地优雅下去。

  一度分不清里应和外应这两个村,也曾在一片文章中把里应误写成了外应,闹出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后来查阅资料才有所了解,南宋时,应氏先祖应仁公从宁海梅林迁居于此,经800余年繁衍生息,以曰岭为界,形成外应、里应两大应氏家族,统称奉川应氏。一条曰岭古道将奉川应氏分为了里应和外应,你在岭内,他在岭外,遥遥相对。外应村《奉川乌峰应氏宗谱》也有记载:应氏系出自周朝姬姓,周武王四子名韩,封于应地,遂为氏,韩为应氏一世。至七十一世公仁,由宁海梅林徙居奉川乌峰(即外应),为外应村应氏始祖。

  外应人尊贤重教,人才辈出,《明史·列传第四十九》里有一篇《明史应履平传》的古文,这应履平,便是外应村人,建文二年(1400)进士,历任德化县知县、吏部郎中、常德府知府、贵州按察使等职。他为官正直,所到之处铲除奸人蠹虫,多次议论时政,造福一方百姓,为后人所称颂,也成了外应村人世世代代的骄傲。

  外应有两处特色,一处是那两座百年过桥鸳鸯楼,一处便是那随处可见的石头。

  锦溪水在这里似乎更加清冽,循着锦溪一直往村里走,很容易便找到了传说中的两座过桥楼,没有过多的惊艳,乡下普普通通的木结构廊桥,横卧锦溪之上,没有桥名,没有楹联,更没有华彩的雕梁画栋,结构简单、造型朴素,村民称之为上桥棚和下桥棚,两桥相距不过百米,堪称鸳鸯桥。上桥棚有廊屋六楹,中间三楹,中梁上书“癸亥辰时圆木大吉·十月初十”的字样依稀可辨,北向二楹,其中一楹兼作岸路通道,南向一楹作成围屋,山墙开门,向上连接日岭古道。下桥棚的上架桥屋四楹,木柱承立,黑瓦覆顶,南向一楹外立面作山墙状,中间开门,另三楹在桥上,中梁上的字样几不可辨。

  桥旁几棵上百年的银杏古树,已经脱去了它金色的外套,将片片黄叶洒落锦溪,任其随波向东流。桥下,几位阿姨正洗刷,聊着东家长西家短的小八卦,一旁的土狗站在旁边,像卫士般,忠诚地守护着自家的女主人,想睡又不敢睡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站在这样的桥旁或树下,一种别于城市的喧嚣而生发出来的清静直舒心扉,看着潺潺溪流以及那溪流下的桥、树、屋的倒影,岁月静好,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更有一种参悟人生洗尽铅华的轻松。

  询问过路的村民,此桥为何名、何时修建?竟没有一人能准确地答上来,仅有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大爷有着依稀的记忆:造桥那年是猪年,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童。也许,对于悠长的历史来说,外应村的过桥楼不过是这长河中的一粒凡尘,没人会去追根溯源查何人何年何月因何而造,也有可能它们曾经有属于它们的故事,但是在不断地毁毁修修中,渐渐地便成了查不出历史的无名桥。可它们却岁岁月月与村民的生活密切相关,承载着村人的喜怒哀乐,记录着外应的发展、变化与历史。

  老外应人对石头应该是情有独钟的。

  外应村很大,兜兜转转,走不到头,新村和老村,也未分明,新村有新村的特色,小别墅、小洋房比比皆是,而这老村,却更让人留恋,生成恍如隔世之感。此言从何而来?皆因目之所及,处处都是石头。房子石头砌的,道地青石板铺的,小巷石子嵌的,河道石头垒的,我想小孩们小时候的玩具说不定也是石头。这么多石头,到底哪里来的?暗自揣摩莫不是那曰岭夫人化身为石时留给外应村人的?

  行走在行人稀少的小径上,一面面石墙,一幢幢石屋,寂寥地矗立着,仿佛置身于石头的世界里。轻抚着被风雨打磨得圆润光滑的石头,温润中透着丝丝凉意,没人知道,寂寞于斯,是一卷永不释手的波澜长卷。曾经和这些石头一起辉煌过的砖块、木料、栋梁、砖瓦,都湮没在岁月的深处,只有它还屹立于时光的芳草中,傲骨依旧,在外应村800多年的风风雨雨里,还能笑傲在山之巅,水之湄,神采奕奕,铁骨铮铮,有容纳千古的胸怀,壁立千仞的坚守!

  归途,穿行过街桥,同行的同事突然举起相机替我拍了一张背影,老桥、老墙、红衣、骄阳,瞬间定格,再见,这里的水、这里的桥、这里的石墙,这里的人……

  小名片:

  外应村地处奉化城区锦屏街道西端,属于城郊村,全村区域面积5.38平方公里。东邻上宋村,西越曰岭为萧王庙街道里应村,并与外应村相对称。全村共有耕地面积约950亩,山林面积近5500亩;共有村民560户,计1500人左右,村民以应姓为主,另有夏、宋、徐等姓。

编辑:刘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