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奉化新闻网  >  雪窦文艺
怀念沈建国
稿源:奉化日报 2018-01-03 09:22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沈建国是奉化日报的编辑,也是奉化作协的会员。无论是作为作者还是文友,对于他的早逝,让我们悲痛不已。回想我与沈建国十年间的交往,让人幽思绵绵,难以忘怀。

  想起他给我打第一个电话的情形。2007年9月底的一天,手机里传来了陌生的男声:我是奉化日报的沈建国,从现在开始,担任副刊编辑工作,希望您多多赐稿,给予我工作的支持。同时,他主动谈起了读我几篇文章后的一些看法。看来,为了这份工作,他做了很多功课。事后得知,他接手副刊编辑时,发现没有一篇积存的本地作者的稿件,焦急万分,便一一向包括我在内的本地作者去电约稿,庆幸的是,此行动立竿见影。之后,本地稿件源源不断向他的邮箱汇聚,他尽可以从中“挑挑拣拣”了。

  想起他带我们采风的情景。2008年3月底,他邀部分副刊作者到新建村采风。在漫天的桃花中,我看见一位40岁左右,身背挎包,穿着米色西装的儒雅男士翩翩向我们走来。那一天,我认识了沈建国老师。那次采风稿连续刊出了两个多版面,受到了众多的关注和好评。沈建国喜欢上了这种形式的文学活动,此后几年,他先后与部分作者分别到黄贤、大堰、商量岗、甬山、南岙、莼湖、三十六湾等地采风,组织了2008“华能杯”相约大堰、“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撤县设市20周年”“难忘的记忆——亲历六十年”综合创建杯建党90周年等不同主题的征文比赛,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副刊也拥有了更多读者和铁杆作者。

  他是一位勤勉、认真的编辑。为了使副刊的内容丰富多彩,他主动加压,设置了“大地版画”“文化走廊”“云随风动”“世俗百态”“岁月风铃”“七彩人生”“心香一瓣”“生活七彩”“乡土乡情”“朝花夕拾”“书屋香茗”等栏目,每期择其几个栏目,每个栏目只刊一篇文章。这样做虽然增加了工作的难度,但他却乐在其中。对于我的文章,他若发现一些纰漏或有不同意见或欲作修改处,基本做到来电交流。他对作者的尊重,反倒使人不好意思,迫使自己以后发稿时务必求精。有一次,沈建国老师发现我刊在宁波某报上的文章不曾向奉化日报投稿,来电半开玩笑半提意见地说:怎么,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忘了奉化日报?让我顿时有一种受重视的感动。

  想起他的重情重义。在圈内,谁都知道原奉化日报要闻部主任董先康是沈建国最要好的同学。到报社上班后,沈建国基本上做到每天开车接送董先康上下班,五六年来从未间断。在董先康身患重病期间,沈建国陪伴他度过了最后的艰难时光。现在,这样有情有义的人很是稀缺。他会牢记有人对他的各种好。他难忘原奉化日报总编沈国民对他的破格录用和一度离职后的再次接纳,在得知他患病时与他促膝谈心和不间断的问询;他难忘在患病期间两任总编王树洲、马钧对他的照顾;他难忘春节期间,报社QQ群里同事们一句句“沈老师,加油”的鼓励,让他感动得流泪;他难忘胡亚佩副总对他的支持和信任,当他接到胡副总布置的让他以文学形式采写舒前村和横山水库的记忆文章后,他花了大量的心血,深入采访,得到了胡总的肯定,他感到知足;他难忘文联副主席俞赞江今年春节前夕送他的一幅字画,他说自己何德何能让俞赞江记挂,实在无以为报;他难忘好朋友项小华对他兄弟般的情谊,为他的健康时刻操心。

  想起他的不留余地,毫不妥协。他对朋友真诚以待,要求朋友也如此。若是他认为朋友有失信、媚俗或是其他不可接受的原因,他便果断与其绝交。

  有人说,沈建国死于消极对待疾病,听之任之。其实不然。2016年10月底,当医院确诊他患胰腺癌时,他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痛苦挣扎,冷静下来后,放弃了项小华为他安排的到省城医院动手术的机会。他十分明白此病凶多吉少,决定与其长时期卧在病床痛苦离去,还不如完整、有尊严地赴死。但他并没有就此消沉,在将近一年零二个月的时间里,他将工作和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为了不影响单位的绩效考核和增加部里同事的压力,他提早病退,因放不下自己钟爱的工作,又继续编辑“老人天地”版面;他调整生活规律,改变饮食习惯,早起、早睡、锻炼、按摩,学习医疗知识,就诊于中医名家;他安排妥儿子的婚事,祝福新人幸福;他带领家人作短暂旅游,了却久未实现的心愿。

  在每月一次的体检中,面对一次比一次糟糕的结果,他坦然以对,与医生配合,及时调整用药,其内心的强大非常人能及。直到生命前夕,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位病人。在他离世前一个月儿子的婚礼上,他在台上洪亮的声音、飞扬的神采将永久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他是那样热爱生命,不相信自己真的会死,他将每一阶段的病情及自己用药、锻炼等情况、效果都作了书面记录。他曾打算,若是闯过此关,就写一本关于自己如何战胜癌症的书,让医生和病人从中受益。

  一直等待他能写出那样的书。12月23日下午,沈建国去世的噩耗击碎了我们的期望。他走得太过匆匆,来不及我们探望,来不及与他告别,就已转身离去。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新年的第一缕阳光,已与他无缘,但他的人格、文字和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阳光下我们的心间。

  

编辑: 赵坚

中共奉化区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宁波市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报料投诉电话:0574-88963757

浙公网安备 33028302000105号

怀念沈建国

稿源: 奉化日报18-01-03 09:22

  沈建国是奉化日报的编辑,也是奉化作协的会员。无论是作为作者还是文友,对于他的早逝,让我们悲痛不已。回想我与沈建国十年间的交往,让人幽思绵绵,难以忘怀。

  想起他给我打第一个电话的情形。2007年9月底的一天,手机里传来了陌生的男声:我是奉化日报的沈建国,从现在开始,担任副刊编辑工作,希望您多多赐稿,给予我工作的支持。同时,他主动谈起了读我几篇文章后的一些看法。看来,为了这份工作,他做了很多功课。事后得知,他接手副刊编辑时,发现没有一篇积存的本地作者的稿件,焦急万分,便一一向包括我在内的本地作者去电约稿,庆幸的是,此行动立竿见影。之后,本地稿件源源不断向他的邮箱汇聚,他尽可以从中“挑挑拣拣”了。

  想起他带我们采风的情景。2008年3月底,他邀部分副刊作者到新建村采风。在漫天的桃花中,我看见一位40岁左右,身背挎包,穿着米色西装的儒雅男士翩翩向我们走来。那一天,我认识了沈建国老师。那次采风稿连续刊出了两个多版面,受到了众多的关注和好评。沈建国喜欢上了这种形式的文学活动,此后几年,他先后与部分作者分别到黄贤、大堰、商量岗、甬山、南岙、莼湖、三十六湾等地采风,组织了2008“华能杯”相约大堰、“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撤县设市20周年”“难忘的记忆——亲历六十年”综合创建杯建党90周年等不同主题的征文比赛,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副刊也拥有了更多读者和铁杆作者。

  他是一位勤勉、认真的编辑。为了使副刊的内容丰富多彩,他主动加压,设置了“大地版画”“文化走廊”“云随风动”“世俗百态”“岁月风铃”“七彩人生”“心香一瓣”“生活七彩”“乡土乡情”“朝花夕拾”“书屋香茗”等栏目,每期择其几个栏目,每个栏目只刊一篇文章。这样做虽然增加了工作的难度,但他却乐在其中。对于我的文章,他若发现一些纰漏或有不同意见或欲作修改处,基本做到来电交流。他对作者的尊重,反倒使人不好意思,迫使自己以后发稿时务必求精。有一次,沈建国老师发现我刊在宁波某报上的文章不曾向奉化日报投稿,来电半开玩笑半提意见地说:怎么,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忘了奉化日报?让我顿时有一种受重视的感动。

  想起他的重情重义。在圈内,谁都知道原奉化日报要闻部主任董先康是沈建国最要好的同学。到报社上班后,沈建国基本上做到每天开车接送董先康上下班,五六年来从未间断。在董先康身患重病期间,沈建国陪伴他度过了最后的艰难时光。现在,这样有情有义的人很是稀缺。他会牢记有人对他的各种好。他难忘原奉化日报总编沈国民对他的破格录用和一度离职后的再次接纳,在得知他患病时与他促膝谈心和不间断的问询;他难忘在患病期间两任总编王树洲、马钧对他的照顾;他难忘春节期间,报社QQ群里同事们一句句“沈老师,加油”的鼓励,让他感动得流泪;他难忘胡亚佩副总对他的支持和信任,当他接到胡副总布置的让他以文学形式采写舒前村和横山水库的记忆文章后,他花了大量的心血,深入采访,得到了胡总的肯定,他感到知足;他难忘文联副主席俞赞江今年春节前夕送他的一幅字画,他说自己何德何能让俞赞江记挂,实在无以为报;他难忘好朋友项小华对他兄弟般的情谊,为他的健康时刻操心。

  想起他的不留余地,毫不妥协。他对朋友真诚以待,要求朋友也如此。若是他认为朋友有失信、媚俗或是其他不可接受的原因,他便果断与其绝交。

  有人说,沈建国死于消极对待疾病,听之任之。其实不然。2016年10月底,当医院确诊他患胰腺癌时,他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痛苦挣扎,冷静下来后,放弃了项小华为他安排的到省城医院动手术的机会。他十分明白此病凶多吉少,决定与其长时期卧在病床痛苦离去,还不如完整、有尊严地赴死。但他并没有就此消沉,在将近一年零二个月的时间里,他将工作和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为了不影响单位的绩效考核和增加部里同事的压力,他提早病退,因放不下自己钟爱的工作,又继续编辑“老人天地”版面;他调整生活规律,改变饮食习惯,早起、早睡、锻炼、按摩,学习医疗知识,就诊于中医名家;他安排妥儿子的婚事,祝福新人幸福;他带领家人作短暂旅游,了却久未实现的心愿。

  在每月一次的体检中,面对一次比一次糟糕的结果,他坦然以对,与医生配合,及时调整用药,其内心的强大非常人能及。直到生命前夕,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位病人。在他离世前一个月儿子的婚礼上,他在台上洪亮的声音、飞扬的神采将永久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他是那样热爱生命,不相信自己真的会死,他将每一阶段的病情及自己用药、锻炼等情况、效果都作了书面记录。他曾打算,若是闯过此关,就写一本关于自己如何战胜癌症的书,让医生和病人从中受益。

  一直等待他能写出那样的书。12月23日下午,沈建国去世的噩耗击碎了我们的期望。他走得太过匆匆,来不及我们探望,来不及与他告别,就已转身离去。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新年的第一缕阳光,已与他无缘,但他的人格、文字和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阳光下我们的心间。

  

编辑:赵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