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奉化新闻网  >  生活  >  美食
萝卜团的衍生点心:荞麦菱、雪麻团、兔儿包
稿源:奉化日报 2018-01-23 09:21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兔儿包、雪麻团、荞麦菱
蒸熟后的荞麦菱
虾仁馅、芝麻猪油馅、豆沙馅
包馅
剪兔耳朵
上锅蒸

  蒸熟装盘

  我们总是很容易吃到一个地方的特产,却很难吃到那里的烟火气。匆匆路过一个个地方,看着美食书按图索骥,却搜索不到隐匿在巷子深处的美食。食物从来不需要被人赋予什么,它本身就有着太多的故事和意义。而它满足的也不仅仅是人的温饱,一顿饭看起来简单,围在桌边的人不同,故事也就会多起来。曾经,我们去亲友家做客,主人家端出待客点心来,我们甚至可以吃出每个主妇的不同脾气;曾经……最平实的食物,却总有最丰满的回忆。

  荞麦菱:母亲手里流传下来的美味

  “荞麦菱,三个角,越小越恶毒。”当我走进殷裕英家里的时候,殷裕英正哼着这句俗语,忙着将锅内蒸好的荞麦菱装盘。90后的我没听说过这句俗语,赶紧低声问殷裕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什么典故?殷裕英摇了摇头,文化水平不高的她,也闹不清楚这话出自哪里?只记得这是小的时候,母亲做荞麦菱时挂在嘴边的话语。

  荞麦菱,又称三角米尖,是流行在雷山村一带的一道糯米点心。它与萝卜团一样,面皮需要用到糯米粉和粳米粉两种米粉。虽然现在各家会根据自己的口味,在馅料里加入蛋丝、虾仁、芹菜等不同配料,就连外皮糯米与粳米的搭配比例,蒸煮的火候也是各不相同,以至于每一家的荞麦菱都带着各自主人的不同面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它总是脱离不开萝卜团近亲的“血缘关系”。

  我对“荞麦菱”这个透露出浓浓文学气息的名字感到好奇,但是接连问了好几位雷山村的老人,他们都讲不出名字的来源,也说不清这三个字的具体写法。反而是年近四十的妇联主席提供了一种可行的思路:“会不会最初用的是荞麦粉,又因它形似菱角,于是就叫成了‘荞麦菱’呢?”

  不管它叫什么,面皮中糯米粉和粳米粉的比例至关重要。糯米粉多了,粘牙,做出来的荞麦菱也会变得软塌塌,不成型;粳米粉多了,面皮太硬,没有黏性,馅料也无法被完全包裹起来,口感也不好。正确的做法只掌握在各家的主妇手里,殷裕英按照母亲的做法,熟练地混合好米粉,用滚烫的开水边冲边搅拌,制成软硬适中的面团,做出记忆里烟火气十足的荞麦菱。

  雪麻团:姐妹俩的共同回忆

  为发掘餐饮文化资源,打造旅游美食品牌,增强乡村旅游吸引力,12月20日,雷山村举办了第一届民间传统十大名菜评选活动。村里的30余位村民在各自家中用趁手的厨具,烹饪好自己的拿手好菜,随后用保鲜膜保温,提着竹篮兴致勃勃地拿到村办公大楼参加评选。

  殷裕英也去赶了场热闹,她拿去的是“殷殷白雪映红缨”的雪麻团。沾着白色糯米粒的雪麻团,虽与糯米麻团形成了一黑一白的对比差异度,但是它的近亲却是三角尖尖的荞麦菱。与用糯米饭团制成的糯米麻团不同,雪麻团除了在糯米团外沾了一圈浸泡过的糯米粒,其本质还是用糯米粉与粳米粉混合制成的面皮。最终,经过评委和村民们的投票,殷裕英的雪麻团摘得了雷山村传统十大名菜的头衔,它将与其他几大名菜一起被进一步改善和包装,成为雷山村的美食招牌,助力乡村旅游。

  拿着红色的荣誉证书,殷裕英笑得异常开心。“这回,我可找着向我小阿姐炫耀的东西了。”殷裕英说,打小她就爱跟小阿姐打闹,尤其是母亲做糕点的时候,两人为了谁吃最后一个雪麻团,每每争风吃醋,又吵又闹,惹得母亲总是笑骂她们不省心。

  虽然如今已经63岁,但是殷裕英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爱跟自己的小阿姐撒娇。“她最喜欢吃雪麻团了,下次来我家做内糕的时候,我可得给她表演一手,看谁才是最像母亲的好闺女。”

  兔儿包:长辈对儿孙的满满爱意

  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也许是年代的原因,年轻一辈的我们,见到再好吃的东西,心里也提不起多大兴趣。不像老一辈人,不管香的、辣的、苦的、臭的,只要是能吃的,来者不拒。如今的我们,吃得到也好,吃不到也罢,不会特意“刨根问底”般去寻找。

  殷裕英有一儿一女,儿女膝下各自都有一个儿子。他们兄弟俩对于外婆(奶奶)的拿手点心,并没有多少喜爱之情,这让殷裕英有点失落。“唉,看来我这个老太婆过时咯……”嘴巴上自认过时,心里却一心想做出点新意,好讨外孙和孙子的喜欢。

  某天,又在厨房忙活上了的殷裕英突发奇想:如果把荞麦菱做成小兔子形状的兔儿包,不知道那两个混小子喜不喜欢?想到就做,殷裕英拿起了剪刀,尝试着在椭圆形的面团上剪出了两个可爱的兔耳朵,再用火柴棍点出了兔子的眼睛。于是,可爱的兔儿包就展现在了两个男孩的眼前。

  面对这个萌萌哒的食点,男孩们冷酷的心思终于被成功俘获,争先恐后地品尝起了外婆(奶奶)的心意。看着他们吃得欢快的样子,殷裕英心里的笑意,这才慢慢地从眼底溢出,弥漫在大大的庭院里。

  如今,外孙和孙子都已长大,各自离家去了外地求学,只在年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这个小小的村庄,与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团聚。一年见不了几次面,心里的想念难免会发酵成大大的思念。于是你会看到:一个可爱的老人拿着剪子做兔儿包的时候,总爱轻声嘟囔着外孙和孙子的名字。

  其实人早就学会了用食物去表达爱意。浪漫的人把食物当作爱意的传递,而不怎么浪漫的人,会觉得食物本身就是爱。男孩们早过了爱吃糕点的年纪,但是回到家,看到外婆(奶奶)精心准备的各种麻团,空心的、带馅儿的、白芝麻的、黑芝麻的,即使再不爱吃,也会意思意思咬上几口,那糯米粉自带的微微甜感,吃起来不会太油腻,也让男孩们的心里满满都是爱意。

  

编辑: 赵坚

中共奉化区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宁波市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报料投诉电话:0574-88963757

浙公网安备 33028302000105号

萝卜团的衍生点心:荞麦菱、雪麻团、兔儿包

稿源: 奉化日报18-01-23 09:21

兔儿包、雪麻团、荞麦菱
蒸熟后的荞麦菱
虾仁馅、芝麻猪油馅、豆沙馅
包馅
剪兔耳朵
上锅蒸

  蒸熟装盘

  我们总是很容易吃到一个地方的特产,却很难吃到那里的烟火气。匆匆路过一个个地方,看着美食书按图索骥,却搜索不到隐匿在巷子深处的美食。食物从来不需要被人赋予什么,它本身就有着太多的故事和意义。而它满足的也不仅仅是人的温饱,一顿饭看起来简单,围在桌边的人不同,故事也就会多起来。曾经,我们去亲友家做客,主人家端出待客点心来,我们甚至可以吃出每个主妇的不同脾气;曾经……最平实的食物,却总有最丰满的回忆。

  荞麦菱:母亲手里流传下来的美味

  “荞麦菱,三个角,越小越恶毒。”当我走进殷裕英家里的时候,殷裕英正哼着这句俗语,忙着将锅内蒸好的荞麦菱装盘。90后的我没听说过这句俗语,赶紧低声问殷裕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什么典故?殷裕英摇了摇头,文化水平不高的她,也闹不清楚这话出自哪里?只记得这是小的时候,母亲做荞麦菱时挂在嘴边的话语。

  荞麦菱,又称三角米尖,是流行在雷山村一带的一道糯米点心。它与萝卜团一样,面皮需要用到糯米粉和粳米粉两种米粉。虽然现在各家会根据自己的口味,在馅料里加入蛋丝、虾仁、芹菜等不同配料,就连外皮糯米与粳米的搭配比例,蒸煮的火候也是各不相同,以至于每一家的荞麦菱都带着各自主人的不同面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它总是脱离不开萝卜团近亲的“血缘关系”。

  我对“荞麦菱”这个透露出浓浓文学气息的名字感到好奇,但是接连问了好几位雷山村的老人,他们都讲不出名字的来源,也说不清这三个字的具体写法。反而是年近四十的妇联主席提供了一种可行的思路:“会不会最初用的是荞麦粉,又因它形似菱角,于是就叫成了‘荞麦菱’呢?”

  不管它叫什么,面皮中糯米粉和粳米粉的比例至关重要。糯米粉多了,粘牙,做出来的荞麦菱也会变得软塌塌,不成型;粳米粉多了,面皮太硬,没有黏性,馅料也无法被完全包裹起来,口感也不好。正确的做法只掌握在各家的主妇手里,殷裕英按照母亲的做法,熟练地混合好米粉,用滚烫的开水边冲边搅拌,制成软硬适中的面团,做出记忆里烟火气十足的荞麦菱。

  雪麻团:姐妹俩的共同回忆

  为发掘餐饮文化资源,打造旅游美食品牌,增强乡村旅游吸引力,12月20日,雷山村举办了第一届民间传统十大名菜评选活动。村里的30余位村民在各自家中用趁手的厨具,烹饪好自己的拿手好菜,随后用保鲜膜保温,提着竹篮兴致勃勃地拿到村办公大楼参加评选。

  殷裕英也去赶了场热闹,她拿去的是“殷殷白雪映红缨”的雪麻团。沾着白色糯米粒的雪麻团,虽与糯米麻团形成了一黑一白的对比差异度,但是它的近亲却是三角尖尖的荞麦菱。与用糯米饭团制成的糯米麻团不同,雪麻团除了在糯米团外沾了一圈浸泡过的糯米粒,其本质还是用糯米粉与粳米粉混合制成的面皮。最终,经过评委和村民们的投票,殷裕英的雪麻团摘得了雷山村传统十大名菜的头衔,它将与其他几大名菜一起被进一步改善和包装,成为雷山村的美食招牌,助力乡村旅游。

  拿着红色的荣誉证书,殷裕英笑得异常开心。“这回,我可找着向我小阿姐炫耀的东西了。”殷裕英说,打小她就爱跟小阿姐打闹,尤其是母亲做糕点的时候,两人为了谁吃最后一个雪麻团,每每争风吃醋,又吵又闹,惹得母亲总是笑骂她们不省心。

  虽然如今已经63岁,但是殷裕英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爱跟自己的小阿姐撒娇。“她最喜欢吃雪麻团了,下次来我家做内糕的时候,我可得给她表演一手,看谁才是最像母亲的好闺女。”

  兔儿包:长辈对儿孙的满满爱意

  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也许是年代的原因,年轻一辈的我们,见到再好吃的东西,心里也提不起多大兴趣。不像老一辈人,不管香的、辣的、苦的、臭的,只要是能吃的,来者不拒。如今的我们,吃得到也好,吃不到也罢,不会特意“刨根问底”般去寻找。

  殷裕英有一儿一女,儿女膝下各自都有一个儿子。他们兄弟俩对于外婆(奶奶)的拿手点心,并没有多少喜爱之情,这让殷裕英有点失落。“唉,看来我这个老太婆过时咯……”嘴巴上自认过时,心里却一心想做出点新意,好讨外孙和孙子的喜欢。

  某天,又在厨房忙活上了的殷裕英突发奇想:如果把荞麦菱做成小兔子形状的兔儿包,不知道那两个混小子喜不喜欢?想到就做,殷裕英拿起了剪刀,尝试着在椭圆形的面团上剪出了两个可爱的兔耳朵,再用火柴棍点出了兔子的眼睛。于是,可爱的兔儿包就展现在了两个男孩的眼前。

  面对这个萌萌哒的食点,男孩们冷酷的心思终于被成功俘获,争先恐后地品尝起了外婆(奶奶)的心意。看着他们吃得欢快的样子,殷裕英心里的笑意,这才慢慢地从眼底溢出,弥漫在大大的庭院里。

  如今,外孙和孙子都已长大,各自离家去了外地求学,只在年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这个小小的村庄,与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团聚。一年见不了几次面,心里的想念难免会发酵成大大的思念。于是你会看到:一个可爱的老人拿着剪子做兔儿包的时候,总爱轻声嘟囔着外孙和孙子的名字。

  其实人早就学会了用食物去表达爱意。浪漫的人把食物当作爱意的传递,而不怎么浪漫的人,会觉得食物本身就是爱。男孩们早过了爱吃糕点的年纪,但是回到家,看到外婆(奶奶)精心准备的各种麻团,空心的、带馅儿的、白芝麻的、黑芝麻的,即使再不爱吃,也会意思意思咬上几口,那糯米粉自带的微微甜感,吃起来不会太油腻,也让男孩们的心里满满都是爱意。

  

编辑:赵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