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奉化新闻网  >  生活  >  美食
母亲的菜肴里,藏着至深年味
稿源:奉化日报 2018-02-06 09:25http://www.fhnews.com.cn 奉化新闻网

  年是什么味道,是爆竹烟花幸福的味道?是旅途疲惫的味道?是年夜饭香甜的味道?还是家人团聚久许盼望的味道?其实最触动我们的,往往不是到家的那一刻,而是陪父母唠着家常,一起吃团圆饭的时候。在我看来,年的味道更是妈妈的味道!犹记得满是气雾的老厨房,小时候的自己在灶台边围着妈妈打转,踮着脚尖努力把头往锅里探,锅里飘起的烟火气都自带一股让人胃口大开的香味,这才是真正的年味吧。

  ??记者李露

  -独在异乡思家味

  从小到大,母亲似乎就是爱与温暖的代名词。她是困难之前最振奋的鼓舞,是挫折后面最见低昂的后盾,是每一次黑暗中期许的光芒。对游子而言,对母亲最真切的想念,是来自味蕾不变的记忆,那个记忆叫“妈妈的味道”。

  童年的记忆,每到饭点,妈妈徐云燕都会端着香气四溢的菜肴吆喝一声:“吃饭啰!”然后方辉跟爸爸放下手中的活计,到餐桌落座。刚开锅的软糯米饭就着梅干菜扣肉里香甜的酱汁,伴着妈妈絮叨的数落,是他脑海中家最深刻的缩影。于是,偶尔父母加班的时候,放学回家的他,便会伏在窗前一边贪婪地嗅着万家炊火,一边望眼欲穿等着妈妈回来给他做好吃的梅干菜扣肉。

  但是,人总是善变的。20岁那年,吃腻了梅干菜扣肉的方辉,心里装着梦想,装着全世界,带着一身力量,去外面求学。离开了家后,离开了妈妈后,在某个失落失意的瞬间,在一个安静的夜晚,他才慢慢发现,什么火锅、蟹煲、泡椒牛蛙、串串、麻辣烫……都比不上妈妈做的梅干菜扣肉。

  你说是因为家的味道是多么的鲜美?其实不然,味觉其实是一个十分传神的词语,味道和感觉奇妙地融合,逐渐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即便身在异乡,偶遇相似的味道,曾经的过往便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聪明的人类总是把味道赋予了很多的记忆,然后通过神经到达心灵。所谓的乡愁,其实更多的是对于家乡一些特色食物的怀念,好比方辉心心念念的那道梅干菜扣肉。

  -慰藉心灵的梅干菜扣肉

  早在放假之前,方辉便给妈妈打了电话,通知了归期。方辉家其实是个很有爱的家庭,爸爸妈妈称呼方辉为辉哥,自称辉爸辉妈。辉妈徐云燕为了让自己家人吃上放心食品,让儿子在饮食上营养全面均衡,更是慢慢自学了中西各式烹饪手法,其做出来的菜肴色香味俱全,不是大厨胜似大厨。

  眼看着儿子的归程日期越来越近,辉妈托了相熟的屠户,预留了肥瘦相间的正宗五花肉。这不,刚从市场里提溜回来一大包菜,辉妈就在厨房里忙活开了。“男孩子嘛总喜欢吃大鱼大肉,我家辉哥最喜欢吃梅干菜扣肉,所以我得提前把肉处理好,这样他一回来就能吃了。”妈妈总是这样,说着朴素的话语,做着朴素的菜肴,却总能让她的爱寻着缝隙钻进你的心里。

  唯一的儿子到家了!方家热闹得就像过年一样。被漫长的旅途折腾得身心疲惫的方辉,在看到屋檐下吊着的鳗鲞、腌缸里泡制的咸蟹、阳台上挂着的鱼干、餐桌上丰盈油润的酱青蟹,还有酒香肉活的醉毛蟹……才感觉自己真正地活了过来。

  而那股隔着厨房的门都能闻到的酱油、干菜和熟肉的混合香味,更是让久在外地求学的方辉食欲大开。听着儿子进门的声音,辉妈赶紧拿出高压锅里蒸了1个小时的梅干菜扣肉,拿过盘子,小心翼翼地装盘,然后一手端着菜肴,一手招呼着辉哥过来吃。

  梅干菜扣肉是江浙地区传统菜肴,农历新年近了,这道菜的上桌率也高了起来。半圆碗状的扣肉,一片片扎实地包裹着梅干菜,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和咸甜恰好的梅干菜搭在一起,大概就是年味了。

  -愿常回家看看

  妈妈做的饭,总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她没有多放调料,总是最朴实的那几味油盐酱醋,她也不会做什么特别的花样,总是我们最爱吃的那几样菜。但是,那么多味道,我们总能准确地分辨出哪个是妈妈的味道,甚至能闻出每一顿饭做了些什么。

  方辉夸了几句“今天的菜真好吃”,自此回家后的饭桌上就经常会出现梅干菜扣肉的身影。其实梅干菜扣肉并不好做,即使用上了高压锅等现代厨具,它还是需要4-5个小时的制作过程。

  但是,辉妈并不喊累,反而乐在其中,对她而言,儿子的一句“好吃”抵得过千言万语。为了让辉哥吃得开心,辉妈更是奇思妙想,折腾出了好几个新菜肴。黄瓜雕刻出水桶的形状,再将炒熟的松仁玉米摆成了倾倒出来的水流。这个造型新奇的菜肴,让不爱蔬菜的方辉也忍不住动手吃了好几勺。而那用最新鲜食材做成的薯泥虾球,更是让辉爸辉哥父子俩吃得异常满足……

  方辉想起了自己回家后爸妈愉悦的神情,也想起了第一次吃妈妈做的梅干菜扣肉时的情形:那时的她没有现在的精湛厨艺,装盘出来就像个小朋友一样,紧张地等待父子俩的检阅。在得到父子俩高度赞赏之后,她笑眯眯地摇头摆手:“没有没有,今天做的不好,肉切厚了,还咸了。”

  或许,母亲就是这样,常常在你不经意提起“想吃扣肉”后,一大早跑去菜市场选五花肉、买调料,然后端上中午的饭桌,就为了家人一句最朴实的评价“今天的菜真好吃”。但是,现在我们常常忽略了“岁月染白了发梢,时光渐渐催人老”。我们慢慢长大,母亲却渐渐变老。想来想去,还是常回家看看吧,回家尝尝妈妈的手艺,尝尝妈妈的味道,说一句“今天的菜真好吃”。

  

编辑: 刘晓云

中共奉化区委宣传部主办 奉化日报社承办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办[2005]31号  浙ICP备0601720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宁波市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报料投诉电话:0574-88963757

浙公网安备 33028302000105号

母亲的菜肴里,藏着至深年味

稿源: 奉化日报18-02-06 09:25

  年是什么味道,是爆竹烟花幸福的味道?是旅途疲惫的味道?是年夜饭香甜的味道?还是家人团聚久许盼望的味道?其实最触动我们的,往往不是到家的那一刻,而是陪父母唠着家常,一起吃团圆饭的时候。在我看来,年的味道更是妈妈的味道!犹记得满是气雾的老厨房,小时候的自己在灶台边围着妈妈打转,踮着脚尖努力把头往锅里探,锅里飘起的烟火气都自带一股让人胃口大开的香味,这才是真正的年味吧。

  ??记者李露

  -独在异乡思家味

  从小到大,母亲似乎就是爱与温暖的代名词。她是困难之前最振奋的鼓舞,是挫折后面最见低昂的后盾,是每一次黑暗中期许的光芒。对游子而言,对母亲最真切的想念,是来自味蕾不变的记忆,那个记忆叫“妈妈的味道”。

  童年的记忆,每到饭点,妈妈徐云燕都会端着香气四溢的菜肴吆喝一声:“吃饭啰!”然后方辉跟爸爸放下手中的活计,到餐桌落座。刚开锅的软糯米饭就着梅干菜扣肉里香甜的酱汁,伴着妈妈絮叨的数落,是他脑海中家最深刻的缩影。于是,偶尔父母加班的时候,放学回家的他,便会伏在窗前一边贪婪地嗅着万家炊火,一边望眼欲穿等着妈妈回来给他做好吃的梅干菜扣肉。

  但是,人总是善变的。20岁那年,吃腻了梅干菜扣肉的方辉,心里装着梦想,装着全世界,带着一身力量,去外面求学。离开了家后,离开了妈妈后,在某个失落失意的瞬间,在一个安静的夜晚,他才慢慢发现,什么火锅、蟹煲、泡椒牛蛙、串串、麻辣烫……都比不上妈妈做的梅干菜扣肉。

  你说是因为家的味道是多么的鲜美?其实不然,味觉其实是一个十分传神的词语,味道和感觉奇妙地融合,逐渐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即便身在异乡,偶遇相似的味道,曾经的过往便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聪明的人类总是把味道赋予了很多的记忆,然后通过神经到达心灵。所谓的乡愁,其实更多的是对于家乡一些特色食物的怀念,好比方辉心心念念的那道梅干菜扣肉。

  -慰藉心灵的梅干菜扣肉

  早在放假之前,方辉便给妈妈打了电话,通知了归期。方辉家其实是个很有爱的家庭,爸爸妈妈称呼方辉为辉哥,自称辉爸辉妈。辉妈徐云燕为了让自己家人吃上放心食品,让儿子在饮食上营养全面均衡,更是慢慢自学了中西各式烹饪手法,其做出来的菜肴色香味俱全,不是大厨胜似大厨。

  眼看着儿子的归程日期越来越近,辉妈托了相熟的屠户,预留了肥瘦相间的正宗五花肉。这不,刚从市场里提溜回来一大包菜,辉妈就在厨房里忙活开了。“男孩子嘛总喜欢吃大鱼大肉,我家辉哥最喜欢吃梅干菜扣肉,所以我得提前把肉处理好,这样他一回来就能吃了。”妈妈总是这样,说着朴素的话语,做着朴素的菜肴,却总能让她的爱寻着缝隙钻进你的心里。

  唯一的儿子到家了!方家热闹得就像过年一样。被漫长的旅途折腾得身心疲惫的方辉,在看到屋檐下吊着的鳗鲞、腌缸里泡制的咸蟹、阳台上挂着的鱼干、餐桌上丰盈油润的酱青蟹,还有酒香肉活的醉毛蟹……才感觉自己真正地活了过来。

  而那股隔着厨房的门都能闻到的酱油、干菜和熟肉的混合香味,更是让久在外地求学的方辉食欲大开。听着儿子进门的声音,辉妈赶紧拿出高压锅里蒸了1个小时的梅干菜扣肉,拿过盘子,小心翼翼地装盘,然后一手端着菜肴,一手招呼着辉哥过来吃。

  梅干菜扣肉是江浙地区传统菜肴,农历新年近了,这道菜的上桌率也高了起来。半圆碗状的扣肉,一片片扎实地包裹着梅干菜,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和咸甜恰好的梅干菜搭在一起,大概就是年味了。

  -愿常回家看看

  妈妈做的饭,总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她没有多放调料,总是最朴实的那几味油盐酱醋,她也不会做什么特别的花样,总是我们最爱吃的那几样菜。但是,那么多味道,我们总能准确地分辨出哪个是妈妈的味道,甚至能闻出每一顿饭做了些什么。

  方辉夸了几句“今天的菜真好吃”,自此回家后的饭桌上就经常会出现梅干菜扣肉的身影。其实梅干菜扣肉并不好做,即使用上了高压锅等现代厨具,它还是需要4-5个小时的制作过程。

  但是,辉妈并不喊累,反而乐在其中,对她而言,儿子的一句“好吃”抵得过千言万语。为了让辉哥吃得开心,辉妈更是奇思妙想,折腾出了好几个新菜肴。黄瓜雕刻出水桶的形状,再将炒熟的松仁玉米摆成了倾倒出来的水流。这个造型新奇的菜肴,让不爱蔬菜的方辉也忍不住动手吃了好几勺。而那用最新鲜食材做成的薯泥虾球,更是让辉爸辉哥父子俩吃得异常满足……

  方辉想起了自己回家后爸妈愉悦的神情,也想起了第一次吃妈妈做的梅干菜扣肉时的情形:那时的她没有现在的精湛厨艺,装盘出来就像个小朋友一样,紧张地等待父子俩的检阅。在得到父子俩高度赞赏之后,她笑眯眯地摇头摆手:“没有没有,今天做的不好,肉切厚了,还咸了。”

  或许,母亲就是这样,常常在你不经意提起“想吃扣肉”后,一大早跑去菜市场选五花肉、买调料,然后端上中午的饭桌,就为了家人一句最朴实的评价“今天的菜真好吃”。但是,现在我们常常忽略了“岁月染白了发梢,时光渐渐催人老”。我们慢慢长大,母亲却渐渐变老。想来想去,还是常回家看看吧,回家尝尝妈妈的手艺,尝尝妈妈的味道,说一句“今天的菜真好吃”。

  

编辑:刘晓云